厉害了,街头摄影《Portrait of a city》

paris . portrait of a city

街头摄影拼成的城市肖像

Taschen出版了一系列影集,portrait of city ,包括纽约、巴黎,这两个街头摄影最流行的城市。给我感触最大的就是里面几乎九成多都是街拍,以人为主,建筑为辅,甚至没有建筑,这就是城市肖像,太棒了!
在我们的摄影观里城市肖像都是建筑风景,几乎见不到人,“人”顶多作为不收欢迎的点缀。我们的摄影观还是有些狭隘,至少现在是,至少大众是,而层出不穷的印刷品里依然是,狭隘的把建筑风光看作城市肖像。

拍不认识的人干森莫?

书中收集了跨越百年的城市人文图片,这才是一个城市的肖像啊,这才是能让人有启迪的画册啊!可惜,我们的摄影普及太晚,摄影观更是太幼稚,我们见不到“以人为本”的中国城市肖像,尽管这四个字管仲早就提出来了,咱们的大部分摄影师还是谈到城市就“以物为本”。很多清朝和民国的城市肖像都是外国人拍的,而那时拥有相机的国人不是在拍合影就是在拍荷花,现在依然如此,狭隘的质疑我们“拍不认识的人干什莫……”。

paris . portrait of a city

街拍原来如此伟大

让我们呐喊:“街头摄影才是摄影的核心价值!”
街头摄影,不是一个人的摄影,而是每个时代的街头合影,才是真实的历史写照。街头摄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也永远不会过时,因为时代永远都在变化。
如果让我们形容一下旅行过的一个地方,我们会描绘那里有什么样的山水建筑风土人情,而一个更深刻的描述会告诉你那里的人如何面对生活的困境、顺境。你能感受到的不是表面现象,而是人性的无耐、坚强、悲怆、或者发自内心的怡然,这才是好的描绘。要做到这些,除了文学这种方式以外,街拍做到了。这套书证明了街拍原来如此伟大。

那风景摄影去干啥

当然我不是说风景摄影建筑摄影不好,我是觉得目前国内风景摄影已经够好了,甚至属于国际一流了,可惜街头摄影这个短板实在太短了,短到几乎看不到的地步,实在偏科的厉害。

街头摄影并不会让风景摄影显得难堪,相反摄影形式的良性发展会让整个摄影更显得有活力。

国内风景摄影为啥如此流行

我们敢说自己是工业大国,应该没几年吧!我小学时的口号还是“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呢。这四化里的第一化就是“工业现代化”,工业对我们来说实在起步太晚了。也就是说,我们大部分人的思想其实都还没适应工业现代化,少数知识份子又都是士大夫思想。所以士大夫把自己的情怀寄托与山水田园,从绘画转移到摄影,依然保持了这种浓厚的士大夫摄影情怀。

工业化起步太晚了

工业化讲究分工与合作,街拍实际上是带工业化色彩的。
第一,分工。每个摄影师只需要拍摄自己的视界,没有人可以面面俱到,拍好当下就好。
第二,合作。每个摄影师的作品在时间的长河里注定是个局部,所有摄影师的作品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人类艺术了。

paris . portrait of a city

给你一个博士论文题目

这话延伸出去就得说我们的艺术观了,我看咱们的艺术家特别喜欢画花鸟鱼虫,一方面培养了情操,另一方面却限制了思维的自由。现代人早已对花鸟鱼虫视而不见了,我们的视线更多停留在机械工业产品上,如果艺术是活的,那么这种工业视觉会反应到艺术品里,那种艺术才有时代气息,而总是照着古人作品画个青山绿水,观众不但不会喜爱所谓的“国画”,反而会觉得它太不接地气而逐渐疏远它了,不但没有保住传统,反而丢了传统。——卧槽,是不是可以写个博士论文了。

Paris Portrait of a city

我更喜欢巴黎这本书,里面很多我喜欢的摄影师,比如索尔·雷特……。巴黎出来的街头摄影师实在太多了,风流优雅……

去哪买?

这本书总共有三个开本,大、中、小,我在pageone买的贵一些,网上还有大开本的太贵,小开本才几十块。虽然小开本页数少一些,而且老照片没必要印那么大,反正都是颗粒哈哈,我那本New York就是买的小开本,非常好。小开本是中开本的一半尺寸。

推荐小开本,方便放置和携带。进口书,每家库存都不多,要的赶紧下手。

paris . portrait of a city 点击购买

 

New York . portrait of a city 点击购买

 

小开本Paris

小开本New YORK

来自英国的kentmere 100胶卷

kentmere 100胶卷的宽容度低,这一般是正常的,iso100的卷大都不高,凯瑞这个也只能算及格吧。但对于i50mm的街拍来说其实已经够了。有时候选个胶卷就是选了个风格,要是所有胶卷都一样,那才没意思呢。

粗颗粒

谈论黑白胶卷,其实跟冲洗有很大的关系。i50mm说宽容度和反差之类的,其实都是按照我自己的冲洗习惯来说的,与其他胶卷混洗进行的对比。并不是说这个卷儿本身就是这样的。任何胶卷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冲出最漂亮的灰阶来,但是使用我习惯的方式,这样的胶卷可能就是显得反差有些大、颗粒有些粗、宽容度不够高。
用派森这种药力一般的药业冲洗,高光就很容易过了,暗部也很一般。细节颗粒那也还是蛮大的,似乎这个胶卷儿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 继续阅读来自英国的kentmere 100胶卷

大师与徕卡之ABBAS阿巴斯

伊朗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部豆瓣评分9.2的电影《小鞋子》,非常感人。另一个印象深刻的就是来自伊朗的摄影师阿巴斯ABBAS。
他拍了世界各地的战争和社会动荡,记录政治事件和社会问题。阿巴斯主要把镜头对准了发展中国家。从1970年开始他的照片就已经上了各种杂志和报纸。先后加入过希怕、伽马、马格南图片社。


1978年到1980年他拍了伊朗革命,实际上老爷子不但会拍照片,也很会写文章,后来他还去了墨西哥拍了很多照片,还写了不少报道。所以管阿巴斯叫摄影师是不对的,确切的说是摄影记者,英文是photojournalist。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ABBAS阿巴斯

杜尚与摄影

contax g1 + g16

杜尚说:我们要忘记过去,活在当下的时代里。
i50mm曲解:
第一,得有“过去”可以忘记。要看过去大师的作品,才有忘记的资格。所以要持续的看,持续的忘,持续的看,……。
第二,拍自己的当下。很多人都去拍,就有很多个当下,很多个当下就组成了我们这个时代。

最令人恶心的徕卡–假黑漆


最近见到很多故意做旧的后喷黑漆m2,在五棵松器材交流会上也见到了假黑漆m2,眼前飘过几个字“卧槽,恶心”,就跟电影里初见尸体的新兵一样,捂着嘴想找地儿吐一会。截止到目前,令i50mm恶心的徕卡终于出现了–假黑漆徕卡m机。
故意做旧不是高雅而是低俗。如果您的品味是买假劳力士,我就不说啥了,还拿出来炫耀就恶心人了。如果你还但凡对自己有点要求,就赶紧离开那些故意做旧的黑漆m,有多远扔多远,都对不住“赝品”这文邹邹的词语。
关于黑漆徕卡,i50mm的六个观点: 继续阅读最令人恶心的徕卡–假黑漆

关于徕卡M9脱膜问题的维修邮件和沟通记录

很多朋友关心徕卡M9的CCD维修问题,因为部分徕卡M9开始暴露脱膜问题,国外叫CCD腐蚀,都是一个意思,这种腐蚀可能是一些小点,也可能是一个长条。2017年徕卡已经宣布不再免费更换CCD了。

i50mm在2018年初给德国徕卡写了封邮件,后被德国客服转到了徕卡上海客服中心,上海维修中心发过来了具体返修方式。并打电话询问了具体情况,并解释目前CCD全球缺货,维修需要排队等待,保修期内是免费更换的,过保修期是要收费的,费用预计8000左右。

下面是第一封发给德国徕卡客服的邮件:

继续阅读关于徕卡M9脱膜问题的维修邮件和沟通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