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大师刘涛

当你说喜欢谁的摄影作品很可能就已经得罪了其他摄影师以及他的粉丝们。特别是在摄影圈,排外,排新,老一辈没有样子,少一辈缺少规矩。卧槽,这句话似乎得罪不少人。

但是,今天得向大家隆重推荐刘涛的《走来走去》

点击去购买

在我门约定俗成的潜意识里,艺术家应该是道骨仙风,或者颓废不堪,总之,他们不能像个普通人。如果那个人跟你我一样,扔人群里立刻找不着,那他肯定不是艺术家,他怎么可以是艺术家,他是艺术家我也是!可是看了刘涛的书,我是开了眼,作为街拍者,要接近艺术,还真就得像个正常人,扔人群里找不到,说句话都没人在意,这才行。
视觉这东西跟知识没直接关系,任你了解绘画几千年,精通摄影几百载,也不一定能拍出真实的能与人沟通的街头摄影。但抄表工——刘涛做到了,这也让我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看法: 街拍是文字教不出来的,是用身心去感的视觉艺术。

抄表工——刘涛

我不想提刘涛是抄表工,因为工作与街拍没关系,开始我还觉得LENS杂志用这个当宣传噱头。但后来想想还是非常有必要提“超标工”的。因为现在依然是看文凭的年代,似乎你学历高你就是权威,我得鞠躬。有了相机,谁都可以是艺术家!

就是要强调一下,超标工也能拍出好照片。

街拍不可以有比赛

任何比赛都会有人作弊,风景摄影已经假的不行了,动物摄影也已经进入虐待动物的范畴,风俗摄影也是退休大妈大爷们的运动,真所谓是哪里摄影有奖,哪里就被毁。街拍决不能变成那个样子。
刘涛的作品中能看出来,他街拍的心态绝不是跟谁比的心态,而是用视觉展示生活。

我们的摄影是病态的

一说摄影就想到了旅游,一说拍照就要摆个pose,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我的视觉食量太没营养啦。我觉得对目前摄影书籍不满的人应该不在少数。传统书店里的摄影书已经无法满足我们对摄影的视觉要求了!我们只能买国外画册,国内好的太少了!就像电影,多些《芳华》、《红海行动》,谁还看进口片。摄影也是这样,多一些国内的个人画册谁还买进口画册。LENS能推出这样的书实在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那不是街拍

别以为看几本构图书,找几个特定题材,碰几个巧合性瞬间就是街拍了。哈,似乎街头摄影靠几个投机取巧就能够给自己冠名了。有些拍啥啥不行,又想标榜自己的人,走到街上,嘿,咔咔,还能按几张,就以为这是街拍?那不是街拍,那是瞎拍。

只有把摄影真的融入到生活,才可以谈是不是街拍。大学里面爱出书的老师作们,您们的作品不行,雕琢气太浓,你们花多少时间在街拍上,是通过作品一眼看出来的,至少我能看出来。街拍不是靠知识,是靠《走来走去》。

《大众摄影》、《摄影爱好者》杂志的总编、前总编、后补总编们,你们要注意了,贵杂志几十年了,你们的杂志跟十年前的水平一个样,一点都没提升,一直在服务入门摄影爱好者,你们不知道其实很多摄影爱好者的摄影欣赏水平很高了?你们也该进步进步啦。

国内很摄影前辈,也就是出名早的人,这些人还说刘涛作品不入流,谁都能拍,文化修养不够。哈!街拍是要跟刷牙洗脸一样天天的拍下去的,用视觉去说话,要不停的走来走去,有种近乎宗教一样不求回报的执着,发现视觉就像像血液一样持续更新。所以刘涛的作品我会持续买,持续关注下去。而某些“大师”的书印的实在精美,但里面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翻一下就放下了,再也不想碰了。你拍的什么啊,想的什么啊,视觉的匮乏是靠那些故弄玄虚的照片掩盖不住的。

最后

其实刘涛不需要我在这里推荐,很多人早就知道他了,人家比我名气大,哇哈哈,稿费应该也不少拿。哇哈哈,但我希望刘涛能发展的更好,因为他给了中国街拍一种西望,一种全新的街拍形式或许将成为主流。不要成天拍旅行、风景、节日、民族风,记录身边才是重点,相信我,街拍与其他种类的摄影不一样,是少有的不会辜负快门的摄影类型。

i50mm呐喊:街拍才是摄影的灵魂,街拍才是真正的摄影史。你不理解,或许永远不会理解,你若理解,也不需要再做解释。好了,让我们带上相机,《走来走去》

未雨绸缪

leica iiic + elmar 50 2.8

昨天下雨了没带伞,今天带来一把大雨伞,但,今儿天晴了。所以雨伞要公司放一把,家里放一把。相机也是,公司放一台,家里放一台。这样就算忘带了,也还有的用。

落寞的2018摄影器材展

leica m2 + super-angulon 21/4

器材党逛摄影器材展,就像是过年,每年就那么一次,每次就那么几天,每天都热热闹闹的。当年从老国展,升级到国家会议中心,很是气派,热闹。过去的十年里几乎总跟着一帮爱摄影的同事去的。人山人海,最早每个人都形态各异,奇装异服,挂满长枪大炮。后来微单出来了,又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转接,是最有意思的,有的转接的像个水杯,有的像自来水管子。

有个哥们,几乎每年都能碰到,每年都说两句话。最早碰到时哈苏架在单脚架上,有一年又换成了富士xpro1,有一年换成了徕卡M9,有一年sony A7……直到去年他竟然两手空空。“你的哈苏、富士、徕卡呢?不玩了?”我问,他不好意思的从裤兜里掏出个康泰时T3,说也就玩玩这个,不拍照了。似乎有种解脱,或者有种解放了的感觉。

我有些不安,似乎胶片的回归,让这个摄影器材展不热闹了,数码相机几家倒闭,几家合并,几家撤厂。已经整体上连续两年不热闹了。今年2018年,器材展举办地也变成了北京展览馆,有种落寞的感觉。估计再过几年干脆搬到五棵松器材城办算了。

尽管摄影器材展落寞了,我还是把它当成过年,那几天一过去,就是新的一个器材年啦。

摄影器材观

leica m3 + summicron m35 f2 八枚玉

玩徕卡水很深,甚至玩十几年也不一定真的玩明白。我们说这个头出片、那个镜头保值,其实都是刻舟求剑,明明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嘛。对于玩徕卡的人,光有三观不行,还得加个第四观——器材观,才不至于迷失。

我把器材观简单的分为三类,一类收藏观、一类实用观、一类体验观。

收藏观

收藏家几乎不拍照,或者说不用自己的藏品拍照。前些年一个新闻说印度收藏家Dilish Parekh凭借4425台古董相机打破世界吉尼斯纪录,哥们自己用佳能数码单反。不过也对,你见过马未都拿自己的藏品喝茶么?
成色不重要。纯收藏对相机的要求第一位的就是真实,无任何改动。哪怕是过片坏了、镜头长霉了,可以维护保养,但一定要保持它原有的状态,保持原有的手感,换件重新镀膜,都会损害它的收藏价值。我见过被保养完反而光圈卡位没那个手感了的镜头,也是讨厌至极。
成色也重要。崭新的未拆包装的M3贵,是因为M3首先具备重要的历史意义,保持崭新的太少。

军版本都很贵。由于军版的特殊性,不但是徕卡收藏爱好者争夺的目标,而且是军迷们争抢的相机。所以徕卡的军版相机的价格,一直都高高再上,特别是成色好的非常罕见。从军板的螺口机到M机,还有镜头,都使用的比常规相机更可靠的零件和设计。

M6的特殊机型。这些机型量很大,都很新,所以收藏家一般不舍得用。如果你舍得那么恭喜你,这种机器旧了就不值钱了。甚至会折损全新的30%的价格。所以用这种机器一定要珍惜,爱护,这样才能把这种“新机”继续流传下去。

黑漆是历史。黑漆的M2跟M3因其给当年摄影记者特制的历史意义,以及黑漆独特的外观渗透着岁月的痕迹,每一台黑漆M3、M2都是唯一的。黑漆M3、M2甚至连原厂重喷的都不被认可。很多换过皮啊、挂钩啊、机芯啊的黑漆徕卡,被极端的收藏家列为“恶心”的行列,甚至指责是造假行为。哪怕黑漆M3饰皮崩裂了,掉光了,也不能换新皮。

收藏家让我们知道了很多器材的发展史,再延伸出摄影的发展历史,再延伸出社会的历史。真正的收藏家并不是放一柜子相机坐等升值的人,他们是文化的保存着,历史的保管员,就像马未都做那个观复博物馆一样,透过小物件看到大历史。向他们致敬。

但徕卡是相机,并不是易碎的陶瓷,不用反而爱坏,所以其实我们自己使用,也就是等于收藏。徕卡结实,请不要砸核桃,要爱惜。收藏品的价值取决于我们自己,不要跟风,就像过去炒的很贵的藏獒、红木家具,不流行了,就烂大街了。喜欢什么就收藏什么,无论它多贵,无论它多便宜。

实用观

用徕卡拍照,还讲实用,这本身就不是个实用的话题。在他们看来,用了徕卡,就不再去看那些一年一更新的数码了,再也不想踏入那种比拼画质和像素的烦人世界了。

他们就像以墙壁为目标的爬山虎,自顾着往上爬,而我们其实在享受着他们的阴凉。徕卡公司依然存在就是靠的实用家们。这些人追求的就是顶级的便携以及顶级的成像。这些人用最新的机身、最新的ASPH镜头,他们没功夫跟我们在网上闲扯淡,都忙着自己的主业。他们或许是记者、或许是董事长、或许是职员、或者超水表工……医生、护士、教师、公务员、科学家、文人、学者、学生,他们用徕卡就是要拍照。
总之,实用家是有能力、有理想、有情怀、有闲钱的四有新人,向他们致敬。

体验观

有些人不是收藏家,也不是实用家,喜欢探索新鲜事物,哪怕是先想象再去验证,无论想象是否被证实,就非常高兴了,持有这种器材观的人,我管他们叫器材体验者。
这些人大多喜欢验证一些传闻、体会镜头所谓的味道和感觉,并一直在更换器材中。我用“者”来称呼这群人,因为体验者永远都在体验中,成不了“家”,当然也不必背着“家”的包袱。可以肆意体验,三枚、七枚、八枚、九枚,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的探索欲,上到黑油漆的M234,下到elmar 50 3.5,内到0-series,外到contax g2,只有长霉、起雾、开胶、摔坏了、信用卡还款,才是他们唯一的障碍。
但由于无拘无束,有时候会产生幻觉,捡到个藏品就以为发财了,又或是拍了张好照片,就以为自己是摄影大师了。所以体验者,是最能折腾,也是最容易迷失自我的一群人。很幸运i50mm不是唯一的体验者,看文章的机友们,你,你,你,都是体验者吧。

总结

道理是讲不出来的,上面这些也不过是偶尔的一些想法闪现,然后记录了下来,现在拼凑出来,摆个地摊,您闲得无聊就来瞅瞅,也别当真。写这些真是无聊至极,希望人人大笑而归。 

终于说到了徕卡超级安古龙Super Angulon 21mm f/4

我们所寻找的,其实并不是完美的镜头,而是寻找本身。把玩徕卡,折腾才是你真实的意图。sa 21mm f4是一只少有人折腾的镜头,它不完美,也难寻找。

超级安古龙徕卡21/4

超级安古龙21/4是施耐德根据他家最经典的结构给徕卡设计并生产的。如果你见过那足足九片的设计,绝对会对这只传奇镜头产生好奇心。这设计,简直太美了。凡是施耐德的镜头就是艺术,凡事施耐德的设计师就是天才。 继续阅读终于说到了徕卡超级安古龙Super Angulon 21mm f/4

聊聊徕卡summicron m35 f/2眼镜版八枚玉


迈不过去的八枚玉

有一句箴言说,八枚玉是世界上最好的镜头。没有人相信这话是真的,却也算不上十足的谎言。倘若世上真有那么一句箴言,那么“少谈论器材”或许才是成为专业摄影师的条件之一。我想,一个专业摄影师应该不会大谈他是靠哪枚镜头成的名,不会喋喋不休的跟人谈论某某镜头才是世界上最好的。 继续阅读聊聊徕卡summicron m35 f/2眼镜版八枚玉

看的艺术

leica r6 + summicron 50 f2 e43

不看书一生遗憾,看书,有时候本身就是种磨难。视频才是艺术,不看才遗憾,看后更遗憾。终归还是摄影是艺术,拍下了书店里的另一种“看”,你看,是不是没有白看。

大头躲猫猫

leica r6 + summicron 50 f2 e43

我发现拍的太完整,是不会给人想象空间的,这种切边照反而让人琢磨。这三个人怎么唉的这么近,还排成一列,第三个人还扎到第二个人头上。是在玩躲猫猫么?才不是呢,谜底是——三人共同乘坐一辆电动车。

不擦水渍

leica summilux 50 1.4 e43 + m3

拍这张照片,只因为当时觉得拍下来对方也不知觉,老师傅太投入的发短信呢。没想把这张照片公开,可是看到水渍,我浮想联翩,似乎有种短信发出去啦的漫画感。那就保留水渍吧,那就发出来吧。

是谁说过,偶然是我的助理,多谢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