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大金龙阅读时间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大北窑东之东,每天有从燕郊来的大金龙,这里是他们的终点站。载着住在河北燕郊又在北京市区工作的人。每天花在坐着上的时间大概是4-5个小时,有人说辛苦。我倒是觉得,这2小时让他有了超级多的看书时间,还真可以不少看呢!这是不是福利?该点赞不?

您就别给我点赞了——如果一个街拍的需要粉丝,他就是一个不合格的街拍的,因为他把别人看成给自己点赞的工具。只有能够做到不需要粉丝,他才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街拍者。被点赞不是他的追求,分享才是他的财富。

作为一个徕卡粉,我从来不给徕卡点赞……

反击杂投涂鸦

杂投是个北京老牌街拍团体,最近他们入侵了我的摄影“领地”,我“反击”,不同时间,相同地点,不同的焦距轮番拍摄,还别有一番风味。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leica m4 + super angulon m21 3.4 超级安古龙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pre-asph 圣光

来自平行时空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平行时空理论说有无限多个与我们相似的宇宙在前行着,他们与我们有很多相似又有稍微的不同,像是一块石头引起的涟漪。
偶然我掉入了虫洞,从一个波纹穿越到另一波纹的昨天,尽管极其相似,那也不是属于我的宇宙的昨天。
而且平行宇宙的我也会穿越到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于是无限次穿越,直到穿越完所有宇宙,此时我是我自己的副本,我只会发现今天发生的一切似乎都似曾相识。
如果你也有过这样的幻觉,那说明你也来自平行时空。
那些走到一起的人,一定都来自平行时空,而他是为她而来,她也是为他而来。

徕卡九枚玉 LEICA M28 2.8 V1的故事

不烧器材的人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因为他们从没有进入器材的梦境,狂热的器材党,一直美美睡在岁月里,再也不能清醒了。我在梦中做着美梦,就让我如醉如痴的梦到下下层。

2015年的一天,红薯说:“我收了一只九妹,……”,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九妹就这样,在我的心中埋下了种子。我知道,逻辑和理智都是好东西,可是对于一个自觉是艺术家的人来说,失去理智,似乎也名正言顺。

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搞考古的,拿着张大的《把玩徕卡.PDF》去验证一些说法。且不论结果,单这考证的过程就已经很好玩了。

《把玩徕卡》第87页尾说:“收藏家和使用者竞争的镜头有15mm/8、21mm/3.4 Super Angulon28mm/2.8第一版35mm/2第一版、90mm/4 Elmar 三片三组版本等。这些镜头有他们特有的光学特性,……”(七枚玉呢?)。15mm那个太贵,算了。安古龙确实很好,八妹确实很好。看来就剩下28mm这个九枚玉和90mm三片了。这次Elmarit m28 2.8 v1九枚玉,终于捧在手中了。
“你这头多钱买的?”
“呃………”
“哦……”

M4+九妹+28取景器,这组合很帅,取景器多少都不嫌多

i50mm.com名言:不要让堕落支配你的灵魂。

好贵,今年这个头疯涨,唉,不如早屯几只了。成色好的4万也有,成色不好的一万多。一般烧到七妹、八妹就已经解毒了,只有老烧才烧到九妹,看来老烧人数增加了……。


想象力这玩意儿真是不可思议,当我把方形遮光罩放到九妹上时,觉得它像个号角,要吹出内心的呐喊。总有人问我,要不要戴遮光罩,其实这个问题应该问问咱自己。我们太喜欢得到现成的答案,摄影不同于科学,最不适合学习了,只能交流。所以带不带遮光罩,就跟要不要加辣椒一样,全屏个人一时的想法。可惜的是,当我想再买一个遮光罩,已经从网上搜不到了,型号是12501唉。要一千多……。
当然,要是肯花时间,摸一摸九妹冰冷的月牙小手,触感柔顺的对焦手感,绵软而圆润的铜锁扣,蓝汪汪的大眼睛,周身精细的红色刺青,有事没事听听转动光圈颤音的怪癖,把这些印象统统集合起来的话,九妹就立刻浮现在眼前了。产生这种印象,大概是我喜欢让九妹对着自己,而不是别人的缘故吧。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借钱……借钱……”
“啊?我买车差*万”
“T_T,我都买徕卡了,刚买了个九枚玉,连信用卡都得分期呢,T_T”
“穷人用徕卡,真有志气!真没法跟玩徕卡的人借钱……” 继续阅读徕卡九枚玉 LEICA M28 2.8 V1的故事

大手下的锛凿斧锯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国贸又一座摩天要拔地而起,两名工人去上工,两双大手同提着锛凿斧锯。于是我把景深标尺拨到0.7米,拍下了这两双大手。
我发现拍照时越来越不需要通过取景器拍摄了,平时用取景器观察练习,真到拍的时候就知道能框到哪里了,竟然成了一种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