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来的巴士

leica m6 + super-agulon 21mm 3.4 + ilford pan400

错过了一趟对的巴士,就很可能要等很长的时间。期间一辆辆漂亮的巴士都曾给人遐想,如果有足够多的勇气踏上中意的一辆,将会开启另一份旅途。可惜人们往往还是会坐上那趟迟来的巴士,只因命运已规定好路线,而他们也不愿再等。

只有摄影师才是超凡的,因为他明明不坐车,却还在那里决定瞬间,其实他们什么也决定不了,他们不是摄影师,是诗。

胶卷里的AK,福马fomapan 100

IMG_6971

福马fomapan 100

整体感觉,片基稍微薄一点、通透度高、好扫描。但是比较讨厌的是什么呢?它标号都是按半画幅机标的,也就是说一卷竟然标出了70多张,感觉不够严谨,而且iso是多少都不标在片基上。但这个来自捷克的卷,实际使用却相当不错。

更多高清样片,请参考i50mm摄影器材库《fomapan100》

颗粒感

fomapan的iso100并不是特别细腻,甚至有人说他是100度胶卷里最粗糙的。但我觉得也不完全对,fomapan的颗粒往往出现在高光过曝时,如果测光减少一些,让画面暗一些,配合fomapan的高反差,颗粒感并不是很明显。 继续阅读胶卷里的AK,福马fomapan 100

玩徕卡,去街拍,走正门

leica m3 + m21/4

我本来不是一个爱摄影的人。我是个爱鼓捣器材的理科生。电子爱好者。我把相机当成电子产品看,跟电脑、ipod、手机、耳机一样,并不主要拍照。
直到有了徕卡,有了街拍,哇塞,打开了摄影之门,尽管有些人觉得这是偏门,才不是呢,街拍才是正门。

来点音乐

徕卡 super angulon 21/4

有一次地铁停站,三个聊的正嗨的美女见我左右空出两个位置,分别坐在了我左右两边,另一位站在我对面,然后就这样把我包围在中间继续聊。我想根她们中的一位换个位置,让她们挨着,或者站起来让座(假的哇!)。后来还是没动,似乎被美女包围还不赖。(摄影师的思想都这么闲么?)

我打开相机,拍了一张对面的人,因为对面分明在弹奏钢琴嘛。

落寞的2018摄影器材展

leica m2 + super-angulon 21/4

器材党逛摄影器材展,就像是过年,每年就那么一次,每次就那么几天,每天都热热闹闹的。当年从老国展,升级到国家会议中心,很是气派,热闹。过去的十年里几乎总跟着一帮爱摄影的同事去的。人山人海,最早每个人都形态各异,奇装异服,挂满长枪大炮。后来微单出来了,又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转接,是最有意思的,有的转接的像个水杯,有的像自来水管子。

有个哥们,几乎每年都能碰到,每年都说两句话。最早碰到时哈苏架在单脚架上,有一年又换成了富士xpro1,有一年换成了徕卡M9,有一年sony A7……直到去年他竟然两手空空。“你的哈苏、富士、徕卡呢?不玩了?”我问,他不好意思的从裤兜里掏出个康泰时T3,说也就玩玩这个,不拍照了。似乎有种解脱,或者有种解放了的感觉。

我有些不安,似乎胶片的回归,让这个摄影器材展不热闹了,数码相机几家倒闭,几家合并,几家撤厂。已经整体上连续两年不热闹了。今年2018年,器材展举办地也变成了北京展览馆,有种落寞的感觉。估计再过几年干脆搬到五棵松器材城办算了。

尽管摄影器材展落寞了,我还是把它当成过年,那几天一过去,就是新的一个器材年啦。

终于说到了徕卡超级安古龙Super Angulon 21mm f/4

我们所寻找的,其实并不是完美的镜头,而是寻找本身。把玩徕卡,折腾才是你真实的意图。sa 21mm f4是一只少有人折腾的镜头,它不完美,也难寻找。

超级安古龙徕卡21/4

超级安古龙21/4是施耐德根据他家最经典的结构给徕卡设计并生产的。如果你见过那足足九片的设计,绝对会对这只传奇镜头产生好奇心。这设计,简直太美了。凡是施耐德的镜头就是艺术,凡事施耐德的设计师就是天才。 继续阅读终于说到了徕卡超级安古龙Super Angulon 21mm f/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