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材驱动型摄影师

leica m6 + summilux 35 1.4 圣光

我管自己叫“器材驱动型摄影师”,就像台球必须得杆子驱动一个道理。也不知道天底下这样的人多么,应该不少,至少在看文章的你就是。

那天我跟这哥们去打台球,可惜桌上没有球,只能耍耍杆子,还好,我带来相机和胶卷,我是有事儿干了。

最近我在地铁

leica m6 + summilux m35 1.4 v1 圣光 fuji c200

在地铁上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情景,当然看手机的最多就免提了,还有对镜补妆的女士,给眼镜哈气擦眼镜的老人,患感冒捂嘴的男子,还有听着音乐偶尔静静盯着人群又掏出书来看上两页再举起相机呵的一声拍张胶片的我。还有同样在地铁里手机把脸点亮了看着i50mm的您们。

请给我喝彩

leica m6 + summilux m35/1.4 pre-asph

我在写着博客,因为周围的人不时传来喝彩,“哟…喔…哇”,让我有点害羞。不管他们继续写。

地铁们开了,又有人不可思议的挤上来,门又开了,又有人挤上来,我也不由得感叹一下。继续埋头写。您看到的文章很多都是在地铁里的喝彩声中写出来的,还不赶紧扫码赞助。( *・ω・)✄╰ひ╯

leica m6 + summilux m50/1.4 e46

老板开瓶农夫山泉,好嘞,他爬山梯子,去取。这是我的臆想。其实我是看到柜门上的“拉”字正印到屁股上,哈哈

有时候我也在想,这种毫无意义的照片到底要不要拍。其实古代很多壁画似乎也没啥意义,那就拍下这个无意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