徕卡summicron的命名由来

leica m3 + summicron 50 f2 放射版

summi

summi来自于summit,意思是山峰、顶点。早期徕卡光圈f/2的镜头命名是summar,意思是高级镜头,就是由summit转化来的。之后为了提高镜头素质,徕卡公司从英国的Chance Brothers公司购买了一种带辐射的玻璃,放到了50mm f/2镜头里,就是徕卡黄玻璃苏米克隆,从这时候开始,徕卡启用了summicron这个命名,并且从此之后,f/2的镜头一律命名为summicron。 继续阅读徕卡summicron的命名由来

为什么m3的取景器如此特别?

观看

通过公交车玻璃观看,通过火车窗户观看,通过飞机窗户观看,就是不同取景器的观看差别。但徕卡m3的取景器却有着一种特熟的效果,并不是简单的取景框面积大,也不是简单的放大倍率高,而是更深层次的视觉体验,或许徕卡公司并不是有意为之。

人眼

很少有人的左右眼睛视力是一样的,都有个视觉参差,左右倍率差别不大时,双眼会互相协调聚焦,然后合成清晰的影相,一般来说副眼会随着主眼。

比如我的眼睛参差较大,近视左眼450,右眼550,而且即便带了眼镜,看东西时,右眼还是比左眼看得大一点点。配眼镜的师傅说没必要调整一致,因为几十年都是不一致的,眼睛早就适应那一点点参差了。

让视觉障碍全消失

最妙的事情来了,把m3的取景器放到右眼前,同时睁开左眼,用右眼做主眼观看,哇塞,左右眼整合出了完整的影相,眼前没有了遮拦,只有清晰的画面,还有明亮的线框,还有黄斑。多么神奇的事情啊。

双眼睁开使用徕卡m3的0.91大倍率取景器可以获得最真实、最宽广的视觉。其他徕卡相机的倍率太小了,双眼睁开无法聚焦成一套影相。这就是为啥很多大师定制黑漆徕卡m2徕卡m4徕卡m6时要求使用m3的取景器,再不济也得0.85的m6,原来就是为了双眼睁开获得神奇取景效果嘛。

99.9%的人没有试过

0.91的视觉参差,眼睛很容易适应,取景器放右眼前,然后两眼全睁开,起初左右眼看到各自的影相是分开的,如果你的右眼是主眼,很快分开的影相合成了一套。此时你可以看到取景器外面的一切,还能看到取景线框。
似乎眼前只是戴了个眼镜,可以自由观看,不受视野限制,高科技的是右眼好像内置一个能对焦的黄斑,还有取景亮线。

leica m3 + elmarit 28 2.8 v1 九枚玉

最令人恶心的徕卡–假黑漆


最近见到很多故意做旧的后喷黑漆m2,在五棵松器材交流会上也见到了假黑漆m2,眼前飘过几个字“卧槽,恶心”,就跟电影里初见尸体的新兵一样,捂着嘴想找地儿吐一会。截止到目前,令i50mm恶心的徕卡终于出现了–假黑漆徕卡m机。
故意做旧不是高雅而是低俗。如果您的品味是买假劳力士,我就不说啥了,还拿出来炫耀就恶心人了。如果你还但凡对自己有点要求,就赶紧离开那些故意做旧的黑漆m,有多远扔多远,都对不住“赝品”这文邹邹的词语。
关于黑漆徕卡,i50mm的六个观点: 继续阅读最令人恶心的徕卡–假黑漆

为什么最近徕卡M7挺火

徕卡官网截图

why?

第一,自动曝光,光圈优先模式。很多从数码转来的,回归胶片的人,由于估不好光,或不想在测光上花时间,选择徕卡m7最合适。
第二,成色好的m7很多,还在生产。很多有钱的大佬根本不在乎多花几个钱,省心才是第一位的,买新的,专卖店买。
第三,m7的产量不大,远比m6少的多得多。由于m7发布已经是胶片的黄昏了,虽然徕卡一直在产,需求量还是很低很低的,所以产量也控制的很少。
另外一种声音:
买徕卡M7,花那个钱不如买柯尼卡RF,也是A档还自动过片呢。

为何无限远对焦,坑爹的超焦距

leica m6 + noctilux m50 0.95

任何距离都比无限远清晰

“光圈开到f16,对焦打到无限远,你随便拍任何距离都是清晰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无限远就被奉为街拍的至上法宝了。难道真是这样嘛?才不是呢。

先说光圈,徕卡镜头最佳光圈一般都是f/5.6,再缩小只会更差不会更好。再说打到无限远,景深标尺明明指示5米开始才清晰,而1-5米却是街拍的最佳距离。

所谓无限远对焦,你错过了徕卡最佳光圈,也错过了街拍的最佳距离。仔细看看景深标尺,把中心指针指到3与5之间就已经比无限远清晰多了。

坑爹的超焦距

大部分徕卡全开光圈的成像质量都好过其他品牌的最佳光圈,收一两档就更是秒杀了。其他品牌的镜头用久了以为最佳光圈都很小,f8甚至f16,超焦距还可以嘛,哈,徕卡可不是,真是吃糠习惯了,吃不惯米了。

买徕卡镜头总要看看无限远是不是合焦。但徕卡镜头年份跨越半个多世纪,不同镜头设计对无限远与近距离对焦的取舍也不同,要保证所有镜头都能无限远合焦,那真是笑话。再有,多远算远?有的镜头在25米就算无限远了,有的要到50米,镜头设计不同那个阀值也不同。然后坑爹的事情来了,为了追求最无所谓的无限远合焦,你调了机身,然后发现这个机身再用别的镜头竟然跑焦了。

为什么我们不厌倦徕卡

leica m2 + summicron m50/2 rigid

听说尼康中国工厂停工了,看来是业务不行了。这也怪不得别人,现在的数码相机都是追求快点,再快点,便宜,再便宜点,把消费者都惯坏了,他们从珍惜到浪费,最后是厌倦。

而徕卡却走了不同的路线,慢点再慢点,贵点,再贵点。总是让你珍惜,相机如此,人也该如此,每个人都应该升值。

为什么说马格南图片社了不起MAGNUM

为什么说马格南MAGNUM

上个世纪是摄影最辉煌的世纪,特别是二战之后几十年。最早摄影师都在行动迟缓时,马格南冲到了最前线。在别人也冲到最前线时,马格南赋予照片态度。其他图片社更关注时事,马格南更关注思考。其他图片社是给新闻配图的,马格南摄影师不拍就是记者。

是这些让马格南脱颖而出,在图片市场一枝独秀。马格南总是引领图片的高度和深度。布列松强调现场新闻并不深刻,充其量就是日记。他和卡帕的弟弟后来都强调深入报道,唤醒了摄影师自我意识的表达和展现,摄影师要有自己独立的立场。

而那些跟不上时代的突发新闻式摄影师越来越不受欢迎,大众不爱看战争了,战场也拒绝他们进入。马格南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但是由于深厚的人文底蕴,依然没有过时,依然是有追求的摄影人的圣地。

历史再次证明马格南的先见之明。现场新闻后来被视频取代,在纸媒体消失的年代,新闻照片更是输给了网络视频。而摄影师个人深入报道的画册越来越受欢迎,他们的报道从杂志转移到连续的画册,这种势头至今还在增长,而且越来越有活力。

其实,我们或许不知道,我们或多或少都是马格南的受益者。

——读《胶片到数字影像的革命》有感。

玛格南网站。

为什么我不盖住徕卡可乐标?

leica mini3 + ilford pan400

我不需要情怀,我没有时间搞情怀,这是人性的弱点。我是一个摄影师,有时候我需要一部相机,但是一旦我拍摄完了,我就要去做别的事情了。但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徕卡的小红点充满神秘的诱惑,我恨它,它拴住了我的精神。

我希望有一天,我不在受任何物欲支配,不再受到任何相机品牌型号的左右,而是去专心拍照。因为有些人除了日常手机拍照外不会用相机,他们要显得自己很懂摄影文化,他们需要徕卡的可乐标,他们谈起徕卡跟谈起古典音乐一样乐此不疲。他们还想说服我,摄影的文化就是徕卡。

实际上一个品牌在摄影上帮不到半点毛线关系。我只懂得拍照,这是正常的,是健康的。徕卡红点是一种病。

徕卡是我的工具,我想走路时带着就带着,睡觉时抱着就抱着,我不会无缘无故盖上可乐标。我对那些看到可乐标就是兴奋的人持讨厌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