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晒鞋垫

LEICA M3 + summicron m50/f1.4 E43

当时是中午,公司对面的小巷里有个山东烧饼小摊,买来当中午饭物美价廉。我已经排了半天队,我意外的发现远处一行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你们先帮我排着队!”几个排队的同事被我的要求弄的莫名其妙。我走过去,大概花了2-3分钟,拍了几张照片。他坐在那里沉思,鞋子脱了一只,两只鞋垫放在路上,想让它早点晾干,真有趣。他对我的拍照似乎很配合。瞧,他并没有多看我一眼。我只保留了剪影效果,似乎有些简单,有些神秘。

徕卡镜头景深标尺的使用方法

上次写了一篇《徕卡M相机对焦姿势和对焦方法》,没有提到景深标尺的问题。本来想在那篇文章后面补充上去,晚上整理的时候发现内容其实还是蛮多的,就单独写一篇吧。

现代单反自动镜头几乎都不再有景深标尺了,高端镜头顶多在镜头上方开一个橡皮条大的窗户,小窗户里面会有景深标尺。徕卡镜头从古至今都有景深标尺的,因为徕卡镜头的精度非常高,按照景深标尺估景深还是很准的。
得提一下,“盲拍”不等于“f16光圈+超焦距把对焦环打到头”,从来没这样拍过,因为街拍我从来不用比f5.6还小的光圈,基本全开+ND减光镜使用。在街拍中大部分都是估焦拍摄的,快门得保持1/360或者更快,得用大光圈,这时靠的都是景深标尺。
本文图片示意了M50 1.4 e43在全画幅上的景深标尺和图片景深之间的关系。大概的景深是从数字上估计出来的,并不代表科学测量。从对焦行程上看标尺从1m-无穷远,距离越近景深越小,从1m-5m的刻度占了标尺的75%长度,从1m-10m几乎占了90%的长度。而街拍对我来说基本不会拍超过10m的东西。
下图:标尺中心指到1.2m处,光圈F4,基本上从1.1米到1.25米可以获得0.15m的景深范围。
下图:标尺中心指到3m处,光圈F1.8,这是一个非常考验盲拍的设置。因为3m大光圈下景深范围不超过0.2m,也就是说你只能有一个手掌多点的误差。而且你和被摄者都可能移动,这个距离是要考虑移动速度进去的。整个过程就像打飞靶,而且是骑马打。所以这种拍法没法保证100%都中标,这很正常,玩摄影得包容这些。

继续阅读徕卡镜头景深标尺的使用方法

徕卡M相机对焦姿势和对焦方法

徕卡对焦姿势

现在很多人觉得用单反必须要用眼睛贴到取景框才帅,用屏幕实时取景是业余的方式。其实单反的对焦才不帅呢,看看旁轴的姿势吧。哈哈,最喜欢徕卡的姿势了,这才叫摄影嘛~~
 
左图:左手在下,握住相机下角。右手在上高过脑门,食指放到快门上。食指按下快门,轻按。
中图:左手在上,握住相机下角,左手在眉骨位置顶住。右手横握相机,四指在相机底盖位置,拇指轻轻放到快门上。食指和拇指同时捏,主要要轻。
右图:右手握住机器,食指轻轻放到快门上。左手手指对焦,腕部同时托住镜头和机身。食指按下快门,轻按。
注意:徕卡快门要轻慢的按,不可极速按,容易造成震动,也容易损坏快门零件。

继续阅读徕卡M相机对焦姿势和对焦方法

遇上乔布斯

LEICA M3 + summicron m35/f2 pre-asph 七枚玉

当时应该是冬季的一个周末,我把这一天奉献给了前门大街。前门的历史味道并不那么多,更像是一个现代的商业街。前门在天安门前面,我去那里想拍一些风景,经过杜莎夫人蜡像馆扭头看见了乔布斯,真的好像啊。一群人围着他拍照,他抱着胳膊好像是自我保护,又若无其事,静静的沉思,我赶紧拿出相机挤在人群后面拍了一张。他面对左侧方,我想他应该看不到我吧。

谈谈徕卡的骨头Elmar 50mm/3.5

LEICA M3 + elmar 50mm/3.5

徕卡原型机用的镜头叫Anastigmat 50mm/3.5。世界上首台销售的产品是徕卡IA型,配的叫Elmax 50mm/3.5。后来这只镜头改名为Elmar 50mm/3.5。徕卡因此闻名世界,上市那年是1925年,9年后这名设计师也设计了有名的elmar 35mm/3.5

徕卡Elmar 50是一只可伸缩镜头,跟后来的肥硕体型的徕卡头比它显得瘦,瘦的只剩下骨头了,也只有它最能代表原始的徕卡(抓拍,小,方便携带),它长的像跟骨头,它就是徕卡的骨头。

设计师:徕卡第一代设计师Max Berek
Elmar起源:EL是首字母Ernst Leitz,max是设计师的名字,后来改成了mar。

继续阅读谈谈徕卡的骨头Elmar 50mm/3.5

建筑工人与啤酒瓶

LEICA M3 + elmar 50mm/3.5

我非常享受步行几站地的摄影时光。其实能拿得出手的照片并不多,发到网上或许能与小撮人有些共鸣。今天又拍了两卷放到带冲洗盒子里,已经欠了10卷未冲了。去哪怕的10卷呢,不外乎上班、下班路傍桥畔,早晨和傍晚,尤其知道只有这个时候街上才那么多人。立体的光线还夹杂着汽油发动机的嘶鸣声。这一天不用加班了,正常下班。建筑工人也下班了,一辆满载啤酒的车哒哒驶过,其中有两箱空瓶子像是胜利球员站在领奖台,一个个雄赳赳的摆着POSE。建筑工人与啤酒瓶之间没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安全帽与啤酒瓶更有关系。这能让人想起酒后驾车或是驾酒车,得注意安全。无论如何把他们拍在一起我被吸引了。总有一些没有关联的事物被拍下,不忍随意删除,怕它就此消逝。那一瞬间,我没有犹豫,我想我能让他们成为整体。或许这照片不被人理解,那么就让它成为一段下班路上的美好记忆吧。

一自行车的书

LEICA M3 + elmar 50mm/3.5

每天上班都路过这个公交车站,因为是早晨人不多。我成天带个相机在路上闲逛。这是一个春天,晴空万里,我停下脚步。一自行车、三摞书,压得稳稳当当、困得结结实实。真希望他们走之前给我一个回头的瞬间,给我一个神态。终于等到了,可是这神情有些让我意外。然后他们就默默的远去了。树上开始冒出嫩芽,不久之后它们都将长出树叶,杨絮柳絮漫天飞舞……

四月衣装

LEICA M3 + elmar 50mm/3.5

当时是4月上旬,刚尝试使用螺口elmar 50mm 3.5转接到徕卡M3上。这镜头非常小巧,可以使我随时揣兜里。这只镜头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小的标头了吧。穿过国贸桥需要等3个交通灯,第一个交通灯是绿灯,人流向前涌动,一眼看见这有特色的着装,赶紧掏出M3拉出镜头。……到第二个交通灯时红灯亮了,于是停下来拍了这张照片。在北京的街上总有一些出其不意的惊喜,有时候等红灯也不是坏事哦。

早晨的工人

LEICA M3 + summicron m35/f2 pre-asph 七枚玉

当时是上午,急匆匆赶路。突然间我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我不能放过的瞬间。一旦错过这个瞬间可能很难再现了。在这么好的一个大晴天,晨光照亮了路人和建筑的一面,一个工人在前拉两个在后推这小推车。拉车的人显得非常有力量,就连撒到手上的阳光也格外耀眼。这样的光线这样的人遇到一起,这在雾霾频发的都市显得多么珍贵。

徕卡elmar 5cm 3.5驾到

( 这是刚刚拿到elmar50时写的,后来经过多次使用,写了篇详细感受《谈谈徕卡的骨头Elmar 50mm/3.5》。)

这支镜头非常小巧。自从亲眼看到奔奔JX的黑漆M2配徕卡elmar 35 3.5就被毒到了。黑漆随毒无奈太贵,而且可遇不可求。于是乎从奔奔JX那里请来了小巧的elmar 35 3.5和 elmar 50 3.5。elmar35先放箱子封存,用一段时间elmar50 3.5先。徕卡elmar 5cm 3.5驾到~~~~ 正好维利罗尼的书也到了,看到他竟然也用这只头。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