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偏偏徕卡百年有型

leica m3 + summaron 35 3.5 乐凯100

世界本来就是那个样子,既不因相机像素提升而精致,也不因自动对焦速够快而清晰。日新月异的相机让我看到了升级的科技。一成不变的相机,才让我看见日新月异的世界。

试想,如果你从9岁就开始用相机,用到90岁还是这样的机器,不会有新的操作界面,时间久了相机已经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一切都成为自然,这样的相机几乎只有徕卡了。

与其说徕卡是徕滋公司创造的,不如说是用户创造的,因为用户不要求它改变,别整m5这样的怪物,升级我也不买账,我就要用习惯了的机器,于是徕卡百年有型。

现在是2060年:打电话只需要碰一下耳朵,想一下对方的名字,全都在家中办公了。拜全景地图所赐,家里的窗户可以看见全世界各地的现场直播。街上人不多,到处是无人快递车,有送餐的,有送包裹的。再也没有小商贩,再也没有人逛街。我会怀念2016年,那时候还可以街拍,还可以讨价还价,还需要出门上班。拿出我的M3,装上一卷停产20年的胶卷,像2016年一样去街拍。如果能回到2016,那我一定会珍惜街拍时光。

leica m3 + summcron 35 3.5 乐凯100

徕卡陪伴无数骑行夜

leica m3 + summarit m50 1.5 kodak 400tx

骑车回家的路上,摇摇晃晃,走走停停,汽车才不管左转让直行呢,险些碰到。人群,路灯,很多人跟我一起,黑夜骑行。北京的路灯真亮,让我低估了光的亮度,把黑夜拍成了白天。红绿灯留给行人的等待时间真长,让我有时间单腿撑地,举起相机拍照。有徕卡陪伴无数骑行的夜晚,在我和世界之间。

闲逛心理构成

leica m3 + summarit m50 1.5 kodak 400tx

经常听一些摄影讲座,风光的、街头的、旅行的,名人的、非名人的,只要有时间就去听听。除了能听到技术外,有种闲逛的性质,不可认真。而正是这种闲逛心理构成了摄影的必要条件,从风光摄影、街头摄影到旅行摄影。对那些记笔记的听众,我只能表示呵呵,不懂。

只看见了滋滋的煎饼

leica m3 + summarit m50 1.5 kodak 400tx

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他们也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我们被滋滋的煎饼味道联系到了一起。四面没有城管,每个商贩之偶尔盯一下对方。新年过后,见到他们说不出是忧是喜。他们不怕我,除了实在没时间吃饭,我跟他们只是视而不见。此刻,整个世界上我眼里只有你们,滋滋的煎饼,这么多年,今天是唯一的俯视。

墙门关,没时间左顾右盼

leica m3 + summarit m50 1.5 kodak 400tx

浮光掠影,陌生的行人,大理石的纹理,幽默的涂鸦,都是街拍者的朋友。漠视涂鸦门的人,也漠视了自己的拍摄机会。幽默的是,小窄门黑漆漆的钥匙孔,从大理石的缝隙里扣出了创意的门缝,墙门关,隔绝一切路过的人。幽默的是,门前路过的人没时间左顾右盼,幽默的是我们的街拍。

旅行的人是生活的艺术家

leica m3 + elmar 50 3.5 kodak 400tx

在北京经常见到背包客,他们风尘仆仆,他们不去旅游景点,却在不停的行走。他们不是在旅游,是在旅行。旅行与旅游是不同的,旅游是游玩,旅行跟玩无关。旅行是一种心情,与美景无关,与名胜无关,旅行是内心不可见欲望的可见表象,是灵魂借助肉体,去感受未知的神秘。所以很多人说自己是在旅行,而不是旅游,他们拥抱犹豫,享受孤独,旅行的人是生活的艺术家。

为什么摄影要真诚?

leica m3 + summarit m50 1.5 kodak 400tx

我喜欢的摄影,不是那些获得某某大奖的照片。我越来越喜欢看非摄影师拍的照片,因为他们的照片更生活化,更真实,打动了我。我更看重他们对生活的彻悟和真诚。与此相反,有些摄影大师拍照,以获奖为目的,领奖台上他们看似风光,实际路子越走越窄,所掌握的技能也只是用来博取评委的称赞,却一点都不能打动我。

少年时写的诗,是给未来的自己精心写下的歌。小孩子的心,就是这么单纯的可爱,他哪里知道未来环境变了,心智也变了。摄影就像刻舟求剑,它不会给你答案,但却给了你是真诚的心思。

时光的注释

leica m3 + summarit m50 1.5 kodak 400tx
leica m3 + summarit m50 1.5 kodak 400tx

我觉得summarit 50 1.5出的片子有种宁静,不觉得诗兴大发。

一切都是表象,一切都是静止,一切都是没有前后的断章,一切都是1/125秒的追寻,一切欢乐都没有笑声,一切载体都是复制,一切相逢都是偶然,一切故事都是猜测,一切往事都在沉默,一切的表象都是时光的注释。

捕捉蒸气

leica m3 + elmar 50 3.5 kodak 400tx

LG大厦南门,井盖下冒出水蒸气吸引了我。我让同事先去餐厅,我随后就到。摄影本身应该是随性的自由的,而我却刻意在这里等待什么。其实我的耐心决不超过2分钟,终于,一辆快递车驶来,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在他还没有挡住水蒸气时按下了快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