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系街拍

leica m2 + Hektor 28 6.3

在等车、等电梯、等人时,在一切日夜忙碌的间歇,看看街拍照片能使我恢复平静。不是爱好,不是学习,理想多远大,世人理想多远大,生活时时刻刻告诉我,普通人值得赞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街拍竟然成了我的治愈系漫画。

我只要切糕

leica m3 + m21 3.4 sa

早起路上,晨光明媚,切糕小车横在前面,雪白的江米配上浓红的小枣,于是我让切糕曝光正常,就不要暗部细节了。由于儿时零食吃的并不多,爱吃的一种就是热切糕,一见这蒸糕就显出情分来,可见一人的儿时记忆对他影响有多大。人的喜好,都是自己造成的。

冲向怀抱

leica m3 + m21 3.4 sa

早上春光明迷,一对父子正在嬉戏,小孩在矮墙上摇摇摆摆,冲向父亲怀抱。还好,我距离他们也就1米,而景深中心也正指在一米,于是拍下了这一幕。广角镜头有2个重要用途:

一是,远距离,把人拍小,让你感受这世上人实在渺小。

另一是,近距离,把人拍大,让你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徕卡自拍器抓拍记

leica m3 + m21 3.4 sa

并不是背着相机哪都去,而是去哪的时候都背着相机。走累了就歇歇,饿了就吃两口,街拍是生活的插曲。馆子里,旁边的大叔吃的不亦乐乎,我把相机聚焦0.4米,放在桌子上,拨开定时器,假装向别处张望,就这样自拍器完成了近距离抓拍。谁说自拍器没用?

不以器材论作品,必以照片论摄影师,但照片没拍好,相机却还可以是可亲可近的朋友。一定要去旅行,那我宁愿不拍照片,只在途中擦净机身上的一缘浮尘。

汉字摄影

leica m3 + elmarit 21 2.8

底层小商店的招牌非常显眼,硕大的“烟”字显得异常鲜明。于是凑近等待时机,此时恰好来人买烟,于是按下了快门。我发现,汉字其实是很好的摄影题材啊。

读图本身说到底就是汉字,摄影与绘画的精髓还得归于汉字。或许音乐应该归于西方,而摄影最终还是得归于东方。

花开广角

水墨老板用我的相机拍了一张玉兰,面露鄙夷,对丹青老师说,他这取景器明明还不如手机广,讲什么广角啊。说时迟那时快,掏出手机就拍了一张。于是我就不解释那天没带21mm取景器了。下面第一张是广角拍的,第二张是手机。

leica m3 + m21 3.4 sa
iphone6+

年年都有花开,年年都有拍花人,我们自以为看到花开新鲜,其实它们看我们更觉新鲜。

任性的街拍

leica m3 + summaron 35 3.5

童年没有玩够,就驾轻就熟的成了曾经讨厌的大人。但是,街拍时,却似乎找到了童年的感觉,充满希望的幼稚。与其说是在街拍,不如说是在找回童年,或者索性说,“任性的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