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有几个太阳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圣光

那天很热,又不得不穿着长衣,因为室内空调太冷,可苦了路上。前方一个艺术帅哥穿着背心等待绿灯,肩部纹身是个太阳,嘿,我抢上几步拍了一张。他被我的举动惊扰了,回头看我,我指了指自己的肩膀,他漠然的踩下了油门。

汗水在流淌 世上有几个太阳 曾经穿刺的背膀 闪着光芒 坐在摩托上

顿觉镜头临界点

似乎很多事物都有临界点。冰过了临界点是水,水过了临界点是气。

一觉醒来,我对镜头的认识似乎也过了临界点,顿觉:镜头要第一看长相、第二看品相、第三才看成像。对耳机的认识也过了临界点,顿觉:一看外观设计、二看舒适度、第三才是音质。对车的认识也过了临界点,顿觉:一看帅不帅、二看坏不坏、第三才是性能。

在2016北京改装车展见到了这个电影《极乐空间》里的原型车,哇塞,顿觉不错不错。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圣光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圣光

 

来不及对焦的影子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圣光

这一刻来的太突然,而我的相机景深刻度在2米,故事发生在4米,直觉让我尽量把相机往前伸,可惜挂在脖子上手伸不直,就这样勉强按下了快门,来不及调焦。冲洗出来后发现左下角竟然有自己举起相机的影子,佐证了上面的过程。

突然想起汪国真的诗:我不去想是否能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BOXER手里的一捧花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圣光

很多人拍花追求锐度,但这张照片却让我发现,拍花跟锐度没丝毫的关系,在这迷离的细节中我似乎能感觉到BOXER紧张等待的心情,翻涌的爱意。此时如果过于锐利显得过于冷静、无情了、歇斯底里了。我并不是想证明锐利是错的,街拍的最大乐趣就是不需要向谁去证明什么。

无计划的周末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圣光

其实我不太喜欢假期,在假期反而容易被家务缠身。而没有“出街”的时间,而那种周末特意去某个地方溜达的计划很容易被天气、懒惰、交通所打乱。上周海龙来找我去pageone书店,于是我们选择步行,同时拍一拍。

中途歇脚的空档一位60多岁老大爷见我们的胶片相机,就开始跟我们侃他的尼康FM2。大爷刚走,就来了一位帅哥,也加入了我们的讨论。原来他也是徕卡迷,一堆顶级器材。我问他今天带啥机器了,他说康泰时T2,掏出来之际我已给他来了2张。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圣光

偶遇陈漫?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3 v1 钢嘴

曾经认识个哥们,在竞园的陈漫工作室工作,跟我说陈漫如何如何不得了……中国最牛女摄影师……。额,我对商业摄影、艺术摄影都不懂。可是那天路过苹果社区,见到前面一位女摄影师、两个助理、一个模特,嚯,莫非是陈漫?于是拍了一张,是不是也不知道的。

其实我更愿意碰到用徕卡商拍的摄影师。

斑马纹斑马纹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钢嘴

那天在路口多等了一会,并没有什么故事发生。直到一位女士出现,斑马纹的衣服与人行横道线重叠,于是赶紧拍了一张。拍下这照片并没有什么意义,经不起大师们的点评,但我自己却觉得有意思。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街拍,起初就是一直拍,一直拍,一直等,一直等,开始自己都讨厌自己拍的东西。渐渐的,当拍到第三个月、第四个月时,就能看出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了。你的心意开始改变了,觉得自己拍的也蛮有意思的,蛮好的。

最简单的拍照却是最厉害的技巧,与其说自己摄影技术提升了,不如说急于求成本身就是自己的弱点。因为摄影师太渴望被人承认了。

箭士i50mm

遇到一个小哥在练习射箭,一身精致瘦肉,英气逼人。他的朋友在旁边喝咖啡,我打了个招呼,于是连拍四张。他连发几➹,中没中靶子我不关心,我只关心拍照。《箭士柳白猿》有句话:射箭之道,不是中与不中,是神色不变。

箭士i50mm说:街拍之道,不是拍好与不好,是习惯拍照。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钢嘴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钢嘴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钢嘴
leica m4 + summilux m35 1.4 v1 钢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