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卷里的AK,福马fomapan 100

福马fomapan 100

整体感觉,片基稍微薄一点、通透度高、好扫描。但是比较讨厌的是什么呢?它标号都是按半画幅机标的,也就是说一卷竟然标出了70多张,感觉不够严谨,而且iso是多少都不标在片基上。但这个来自捷克的卷,实际使用却相当不错。

颗粒感

fomapan的iso100并不是特别细腻,甚至有人说他是100度胶卷里最粗糙的。但我觉得也不完全对,fomapan的颗粒往往出现在高光过曝时,如果测光减少一些,让画面暗一些,配合fomapan的高反差,颗粒感并不是很明显。 继续阅读胶卷里的AK,福马fomapan 100

玩徕卡,去街拍,走正门

leica m3 + m21/4

我本来不是一个爱摄影的人。我是个爱鼓捣器材的理科生。电子爱好者。我把相机当成电子产品看,跟电脑、ipod、手机、耳机一样,并不主要拍照。
直到有了徕卡,有了街拍,哇塞,打开了摄影之门,尽管有些人觉得这是偏门,才不是呢,街拍才是正门。

来点音乐

徕卡 super angulon 21/4

有一次地铁停站,三个聊的正嗨的美女见我左右空出两个位置,分别坐在了我左右两边,另一位站在我对面,然后就这样把我包围在中间继续聊。我想根她们中的一位换个位置,让她们挨着,或者站起来让座(假的哇!)。后来还是没动,似乎被美女包围还不赖。(摄影师的思想都这么闲么?)

我打开相机,拍了一张对面的人,因为对面分明在弹奏钢琴嘛。

落寞的2018摄影器材展

leica m2 + super-angulon 21/4

器材党逛摄影器材展,就像是过年,每年就那么一次,每次就那么几天,每天都热热闹闹的。当年从老国展,升级到国家会议中心,很是气派,热闹。过去的十年里几乎总跟着一帮爱摄影的同事去的。人山人海,最早每个人都形态各异,奇装异服,挂满长枪大炮。后来微单出来了,又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转接,是最有意思的,有的转接的像个水杯,有的像自来水管子。

有个哥们,几乎每年都能碰到,每年都说两句话。最早碰到时哈苏架在单脚架上,有一年又换成了富士xpro1,有一年换成了徕卡M9,有一年sony A7……直到去年他竟然两手空空。“你的哈苏、富士、徕卡呢?不玩了?”我问,他不好意思的从裤兜里掏出个康泰时T3,说也就玩玩这个,不拍照了。似乎有种解脱,或者有种解放了的感觉。

我有些不安,似乎胶片的回归,让这个摄影器材展不热闹了,数码相机几家倒闭,几家合并,几家撤厂。已经整体上连续两年不热闹了。今年2018年,器材展举办地也变成了北京展览馆,有种落寞的感觉。估计再过几年干脆搬到五棵松器材城办算了。

尽管摄影器材展落寞了,我还是把它当成过年,那几天一过去,就是新的一个器材年啦。

大师与徕卡 之 让鲁普·西夫 Jeanloup Sieff

Jeanloup Sieff

在我买徕卡21mm镜头之前先查了下哪些摄影师用21mm最牛——Jeanloup sieff

于是立马买了本他的画册,几乎看不到扭曲的变形啊,徕卡镜头确实牛,当然西夫用的更牛。从画册看他很多自拍照,起初用的是禄来,而且是好几台禄来,后来换成了黑漆按钮版本M2,现在都是顶级收藏货了,3万欧元了吧。镜头是super angulon 21mm f4 配遮光罩。在那个年代使用超广角的非常少,从super angulon 21mm f4的产量7000就能看出来。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 之 让鲁普·西夫 Jeanloup Sieff

徕卡镜头的选择

leica m4 and iiiG with summicron 50 放射头 and summicron 50黄玻璃苏米克隆

前言

如果喜欢室内拍一些人像、小型表演,那么一只大光圈的50mm镜头或者90mm镜头是个非常好的选择。比如summilux m50 1.4 、summicron m90 f2。也有人喜欢这两个焦距之间的summilux m75 1.4镜头。如果喜欢白天出去扫街,那么35mm、28mm 广角头是很多大师的选择。因为光线好,不需要大光圈,小巧的elmar 35 3.5Hektor 28 6.3是最佳选择,当然不差钱就上七妹八枚九枚玉吧。
如果自己不知道拍啥,那就一个一个买,不行就出掉,花点折旧费用却看懂了自己,还是蛮值得的。

第一只镜头,标头。

经典全能头,50mm是标头,是地平线,你可以顶着90mm上天,也可以坐着21mm入地,问题在于,如果没用过50mm,你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要不然咱们网站咋叫i50mm呢)。啥也别说了,跟没用过50mm头的人没法谈焦距这两个字,跟没看过i50mm网站的人就别聊徕卡(卧槽,脸皮真厚)。选哪只50mm?看腰包。

leica iiig + summicron 50 f2 放射版

继续阅读徕卡镜头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