悸动的心

leica m9 + noctilux 50 0.95 asph

前方的垃圾桶中间有一个心形气球,我本想过去拍一下。没想到保洁大爷走的很快,要去收拾垃圾,伸手就去抓那气球,没想到我的手眼已经到位,咔嚓……更没想到的是,由于大爷出手太快,气球竟然挣脱而出。我兴奋万分,因为,这都被拍下来了。

其实没人天生讨厌被街拍,只是怕被拍丑

leica m6 + noctilux 50mm 0.95

街拍,我们要拍人家可以不告知,但一定要给人拍出美好。范冰冰吴亦帆有闭眼打哈欠的时候,没人想公开这个。
有人拍的跟地球末日是的,脏乱差,虽然刺激但不真实,总这么拍下去别人都以为街拍的患有抑郁症,神经病。
不要去拍流浪汉,除非你能拍出他的尊严,总这么拍下去街拍者成了影像的乞丐,没了尊严,走街上连乞丐都喊打。
街拍者若心存善意,无需拍靓仔美女,拍出人最佳的一面就好了。我用m8拍的时候,对方听到快门声音问我看照片,一看还挺美,不但没让我删除还加了qq(那时候还没微信),说有时间约拍。
心理学研究,男人从漂亮女人面前经过,都不由自主的挺胸抬头。大部分人从举着相机的家伙面前经过,都不由自主的揣测对方用意,这个时候如果你行为得体,对方潜意识也会让自己显得精神一些。
当然也有极少数人见到你的镜头就火了,哭爹骂娘找你拼命,这不是他的错,摄影曾经刺激过他,或许是对自己长相从来就不满意,这种人就是对证件照都抵触的要命。也有人总以为自己很了得,别拍我别拍我,虽然不是明星,但抵触狗仔是他最接近明星的行为。遇到这种人是街拍必然要经历的,习惯就好。
有时候举起相机取景会被对方叫住,要看照片。遇到客气会问我拍的啥,我说
:“你,可惜你闭眼了,哎,胶片机没法回看”。对方有些蒙圈有些五味杂陈,然后说,哦好吧。
其实很多人不怎么抗拒街拍的,前提是要拍的比他本人期待的好,要拍的比照相馆好。这就考验咱街拍者的实力了,谁说街拍只是瞎按快门,是很高深的技术哦。

生活驿车

leica m6 + noctilux 50mm 0.95 asph 夜神

在匆忙奔跑的小车上,年华随风而去,在偶然的偶遇下,遇到了银盐。竟然没脱焦,令我高兴万分,每次看都觉得可贵。因为期间拍下的不仅是他们的生活,也回荡着摄影师失去的青春。

人眼睛检测是最精密的镜头检测仪

leica m6 + noctilux 50/0.95 asph + rollei rpx100

千万别低估自己的眼睛,我们能轻易分辨出差距50cm的两辆车,还能轻易分辨出谁的身高比自己高一厘米,更能通过各种综合视觉判断一个人的轻微喜怒变化。其实人眼就能测试镜头。
拍一些照片自然而然就能知道哪个头容易眩光,哪个头分辨率高,哪个头有氛围。很多网上的传言其实大部分是真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就算没有各种测试仪器,群众也能肉眼看出变焦头畸变大。就算有仪器唬人,也骗不过群众的眼睛。
肉眼就能看出八枚玉的通透,拍一卷下来八妹总能给你意外的惊喜。肉眼也能看出七枚玉渐进的背景虚化,因为类似的场景就是比其他35mm头立体。同样肉眼就能感受到noctilux 0.95确实比summilux 1.4更虚,不需要仪器,不需要同场景对比。

36张底片的奥秘

leica m6 + noctilux 50mm 1.4 asph + rollei rpx 100

一张8G的卡能装多少张照片?你答不上来。64G呢?海了去了。那么你相机里的卡还能拍多少张?海了去了……

每当看看身边的胶片相机,我就能想起里面还有多少张没拍。我不会用胶片去拍墙壁放大看看有多清晰,我不会拿起胶片咔嚓咔嚓按快门听声音,因为里面只有36张胶片。

36,一个不多不少的数字。有时候这36张能拍一周,有时候两周。就是因为这个数字,总能提醒我一件事情:照片是有数量的,你随意浪费的一张照片,都要自己买单。

人类发明了时钟,在表盘上刻下12个刻度,我们都知道那12个数字并不是时间的真实长度,但是我们开始知道珍惜时间。相机里有36张底片,这36张底片并没有限制我们只能拍36张,但是却能提醒我们要珍惜每一次快门。

海了去了的存储卡就像给你了一个100岁的倒计时电子表,时间或许更真实,但实在让人惊慌失措。

36一卷,这是一种深层次的心里暗示。一旦我拿起数码就容易急躁躁的咔嚓咔嚓,不一会就记不得拍了多少张,也不知道这卡还能拍多少张。我不是意志力强大的人,做不到把数码当胶片来拍的控制力。我还是更喜欢36张一卷、36张一卷的,周而复始的拍摄节奏。

我认为胶片不死就跟这“36”的数字有关系,它就像一年12个月一样,构建了一个周期循环胶片时空,它让你在一个有秩序有规律的胶片时空更踏实的行走。所以,总有那么一些开悟了的人,一直会在这“36”的节奏里漫步。

勾住时间

leica m6 + noctilux 50 0.95 asph 夜神 + rollei rpx100

在梦里总能蹦出十种实现理想的点子,每当醒来还得回归无限重复,梦中虚度,空留一身疲惫,和所有上班的人一样,岁月在地铁上消逝,散落在每一站……

我以后不乘地铁了,改骑马,我有一群马,跟所有以镜头为马的人一样,追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