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的新生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3年前的夏天,我们跟老阚总去万达广场后面的地下餐厅吃工作餐。太阳太毒,每次跑到这里都去树下凉快一会,那时这棵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的。后来有一天,发现,树冠被齐刷刷斩掉了,每次经过都暗暗咒骂一通,慢慢的也不去那边吃饭了。

2年后我才发现或许咒骂错了,因为据说城市里的独树容易折断伤人,需要裁剪。现如今这老叔又开始把枝蔓伸到广袤的蓝天了,萌萌的。

这张照片记录了它的故事,此时的它周围聚集这3个人,远远望去,就像个扑克里的黑桃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