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键盘侠的键盘

摄影师也是键盘侠

在过去呀,摄影师只是记者的附属品,后来唠唠叨叨的摄影师也会写文章了,就出现了摄影记者,身兼二职哈哈。你看吧,摄影师也是键盘侠哦。

我是键盘侠

用过很多键盘,苹果的巧克力片挺好用,但是用了一阵子机械键盘,发现还得用机械的来劲。当然了,家里用哈,噼里啪啦的在公司会暴露自己哦。lofree dot样子是真喜人,看着就有敲击的欲望,哇哈哈。可是真要用好需要适应一阵子,因为键程太大,而且距离跟标准键盘不太一样,容易碰到旁边的按键。适应一阵子,就难以罢手了,原来键盘侠也烧键盘。

柳云龙《胜算》里的虎丘相机HUQIU

胜算

谍战剧鼻祖柳云龙的片子都很好看。《风筝》之后苦等3年才等来了《胜算》,32集中出现了一个苏联特工拍照的画面,有意思的是他用的是国产虎丘相机,就是跟凤凰205一样的HUQIU。

柳老师的片子一向不讲究特效,而是讲究演技。不过也能看出,剧组并没有多少钱,而且被审核限制时间有点长哦,苦等三年。

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电视剧,也是很有特色的,与传统的电视剧不同,里面的演员演技都太好了,把配角演出了主角的立体感,活灵活现,但是领盒饭的时间都很意外……。这也许就是导演殷飞故意的,战争年代是残酷的,电视剧没有从具体的事件上煽情,而是用这种“意外”展现了战争年代的残酷。

陈丹青的书是要扔的

这是一篇一年前写的文章,由于酒精浓度太大,一直没好意思公开。不过这两天看到高晓松翻车,想起了陈丹青。前些天整理书,要扔一批,发现他的这批早该扔了。翻翻看这本《外国音乐在国外》,插图胜利之吻,嘿,再次被气到讨厌,发出来吧。

还好意思用胜利之吻这张照片做插图,这是在讲音乐吗!

脱离背景是不对的

陈丹青动不动就拿欧美画家、摄影师打压中国人。你要知道,49年以前中国是半殖民地社会,再往前要不是义和团自杀式抗争,很可能成为美国印第安人一样了。艺术落后,是因为外国人压迫剥削,这是大背景。脱离这个背景跟当时的工业国家的艺术家比,是不公平的,进一步用这种时间差贬损中国人那就不对了。

继续阅读陈丹青的书是要扔的

Steve Huff photo Stupid American

Nurse wearing respirator mask holding a positive blood test result for the new rapidly spreading Coronavirus, originating in USA!

Stupid American

这张照片的背景是个美国人举着病毒标本,这个Steve Huff却在下面说病毒源自中国。实际上美国流感早就爆发了,很可能那时候他们就有了,美国人迟迟不检测而已。傻逼美国政府帅锅也就罢了,美国民众也没脑子么?是的。

自强

作为一个中国最普通的人,看到Steve Huff毫无根据的说病毒源自中国,就知道他们被特朗普洗脑了,其实很多外国人都是愚民,看!

让外国人说去吧,咱们还是好好工作,好好摄影,做好自己的事情。美国带领的一帮傻逼国家根中国要赔偿,我们有原子弹要不要,不,原子弹太小,那就氢弹伺候吧。

建议

在中国街头摄影少拍外国人!总有些人觉得街头摄影是洋玩意儿,拍外国人才洋气,特别是白人。除非你去国外旅行了,否则那种在国内专拍白人的摄影i50mm从来不看,明明是这中国街头摄影,非要找白人装点你的照片,是不是有些跪舔了?黄种人就不能进入街头摄影的照片么?白人就高级了?嫌弃自己是黄皮肤那就死去呗,重新投胎,看准了别投入猪胎,那个叫杨安泽的可以重新投胎了!

街头摄影书籍几乎都是外国人,大部分又是白人。所以初学街头摄影的人就模仿人家,找不到精髓,于是就让照片里的人像一些吧,专挑洋人拍。呵呵,很多人处于这个阶段。实际上街头摄影不过是一种形式,就像个瓶子,里面装红酒还是白酒,那是要符合时宜的。你只要从一个中国人的视角,记录,那就是一个最好街头摄影,无论得不得奖,一点不比国外的大师差。

镜头脏了怎么办?正确使用镜头布清洁灰尘

i50mm曾经有段时间喜欢让镜头裸奔,买过不少镜头布配合蔡司镜头水擦镜头,非常干净。后来镜头喷雾经常过不了安检就改用镜头纸了。

蔡司镜头纸不是那么用的

有朋友曾经指出过,我的镜头上面有油,后来侧面看确实有,然后我掏出蔡司镜头纸擦,发现只是从玻璃的一个位置推到了另外一个位置,并没有吸附到镜头纸上,总觉得有层油。那哥们说,镜头纸根本就不是那么用的。蔡司镜头纸正确的打开方式是这样的:

擦眼镜,直接用。因为眼镜有边缘,油脂、灰尘可以推到边缘。

擦镜头,配合镜头布用。因为镜头布可以吸附灰尘和油脂。镜头纸只是起到湿润的作用,千万别用镜头纸可劲擦,镜头纸太硬了,无法吸附灰尘和油脂。

擦镜头还得靠镜头布!

继续阅读镜头脏了怎么办?正确使用镜头布清洁灰尘

拍不到的表情

未来一年也许是街拍最困难的时期,拍不到路人脸了。也许带口罩成了未来的习惯,拍到表情的机会可能更少了。

所以呀,摄影,千万别以为眼前没什么可拍的,任何习以为常的现象都是可贵的。还有另一种可能,疫情过后再也拍不到那么多戴口罩的人了。

leica m9 + summicron 50

街头摄影师大三的《纪实北京》

摄影师大三的《纪实北京》

偶遇摄影师

2015年的某一天坐公交,我刚上,身后跟个挂相机的人。我火眼金晶,一眼就看出是街头摄影师。于是按捺不住上前搭话,原来他叫“大三”街头摄影很久了。

邻居摄影师

后来发现下班总能碰到,原来我们的街头路线大部分是重叠的,都是那个铁道桥,都是那个十字路口,连吃饭的馆子都差不多呀,哈哈,原来是邻居。

同一条路线

原来很多年,我们的上下班路线都一样,虽然是同样一条路,大三的视角却令人惊喜,看他的作品每一幕都蕴含着一种感觉,跟我i50mm的不同哟,对,这才是属于个人的街拍呀。
继续阅读街头摄影师大三的《纪实北京》

末班的地铁 作者:老的烧不酥

老的烧不酥:末班车也好、时间也罢,始终是一个轮回,太阳会照常升起,花朵依旧绽开。

Leica M6 +35MM F2(胶卷:富士Superia )

周五我总是需要忙到很晚,在众多的回家方式中,我最爱坐地铁,尤其是末班车的地铁,相对工作日,周五的末班车更接近一天的最后一刻(上海周五、六的末班车延长至23:40分)。

如果把地铁一天的行程车次比作一个人的生命阶段,那末班车一定是个老者,有一次,一个男乘务员问我:“每周五都看到你,你总是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到底在拍什么呀?”

继续阅读末班的地铁 作者:老的烧不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