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的独白

leica m3 + elmarit 28 2.8 v1 九枚玉

这里有几个理发摊位。原来理发可以如此简单,一把椅子,一把推子,一面镜子。

时间的流逝太快了,对着镜子按下快门,这可以叫自拍,也可以叫阻止时间流逝。

时间是看得见的,就在镜中。

徕卡elmarit 135mm f2.8 寻找自我的镜头

leica m9 + elmarit m135 f2.8

135mm一般在徕卡M机上很少见,用的人并不多,用旁轴的几乎都是在追求轻便隐蔽,或者追求超大光圈,或者追求极致虚化。哈,最后这一点,135mm还真能满足你。用不用135mm与用不用旁轴,并不存在逻辑关系,徕卡最便宜的虚化工具就放在那,现实是合理的,价格是合理的。 继续阅读徕卡elmarit 135mm f2.8 寻找自我的镜头

为什么数码白平衡愚弄了我们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那天大概是下午5点钟,北京格外晴朗,太阳还挂在西边的天际,头顶上朵朵白云像一套一套的棉花糖。忽然我意识到,此时的云并不是白色的,而是粉白,天空也不是蓝色,而是粉蓝。

准确的白平衡应该天是蓝色的、云是白色的啊,是我眼睛的白平衡出问题了?
我忽然意识到,在处理扫描的胶片时经常遇到蓝天白云泛着淡淡的粉色,曾经还错怪扫描仪白平衡不准。现在我明白了,胶片记录的就是那时真实的色彩,彼时彼刻,光线给大地镀了一层粉,现实中也不存在准确的白平衡!
我敢肯定的是数码相机多半用自动白平衡,相机会纠正那种淡淡的粉色,让它看起来就是那么蓝,就是那么白。其实数码相机错了。胶片有它固有的白平衡,不会被任何外界光线给骗了,它真实反应现状。数码相机很容易就被外界光线欺骗了,还美其名曰自动白平衡。

大师与徕卡 之 盖瑞·温诺格兰德Winogrand

盖瑞·温诺格兰德Winogrand 世界上第一个数码摄影师

Garry Winogrand: the restless genius who gave street photography attitude.
Gary Winogrand 被称为世上第一个数码摄影师,因为他去世后依然有6000卷胶卷没有冲洗,他这种不拿胶卷当钱的心态,简直了,被称为第一个数码摄影师一点也不过分啊。看看把个M4用成了什么样子,就是现在用数码的人有几个能把机器用成这个样子的。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 之 盖瑞·温诺格兰德Winogrand

数钱数到手抽筋

leica m4 + elmar 28 2.8 v1 九妹

旁边的哥们在数钱,我赶紧拍了一张。他看都不看我一样,似乎说:拍什么拍,又不是抢来的,我辛苦赚来的好不好。

祝您数钱数到手抽筋。

身处当今这个时代,有充足资金买摄影器材的人很多,带着相机不按快门就会产生罪恶感,就算不拍比划比划至少得看上去像个发现美的人。现如今,也只有这些人才用相机,而他们追求的也只是拍摄这一行为。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时代,越来越多的黑科技摄影器材冒出来,越来越多的人用手机就能拍出大片,影越来越多的人成了摄影师,越来越多的摄影师成了文化人儿。
现如今,摄影究竟是什么?搞不清了。似乎我们这样拍照的已是异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