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机饿的摄影器材党

吃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那天咸鱼上一个人问我的一台机器卖不卖,我说暂时在用。然后看了看他发布的东西,然后跟他说,他的leica cm也很好呀,先玩着呗。他说“”瞎折腾呗,没有什么什么好😁“。对呀,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徕卡的相机镜头就是这样,哪怕是附件都很吸引人,有种吃巧克力的感觉,丝滑香浓,意犹未尽。

从徕卡再扩展到其它旁轴,再扩展到口袋机,……吃不到的总是那么好。

像牛一样倒嚼

对于选择镜头有两种思路,一种是先看测评再寻找镜头,还有一种是盲买之后再看测评寻找安慰呢。i50mm有时候是第一种,更多时候是第二种。

拍了一阵子,感觉嘿这个不错呦,再看看人怎么说的。有时候惊喜,嘿这个镜头别人评价不高呀,可是自己觉得非常好呀,值了,然后略带失落,心想,完了,砸手里了。

哈哈。有时候欣慰,看来大家对这个镜头评价都不错嘛……。估计很多人跟我一样,徕卡党很多都是是“反刍动物”。

肠胃的奴隶

器材党的“胃口”不好,挑食,追求“食物”的精美奢侈,拥有好的器材就有种主宰“世界”的感觉,其实呀,是肠胃的奴隶。为了好好消化,还得多走走,到大街上,拍一拍,运动运动,不能光顾着吃,再喝点i50mm做的鸡汤,香不香。香。

三人摄,必有吾师

i50mm的老师们

三人摄影,必有老师。哈哈,i50mm跟这些老师没未谋面,或者是一面之缘,但却看过他们的文字,听过他们的音频讲座。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都是我的老师。

赵嘉老师

赵嘉:摄影师要带个笔记本,养成随时记录的习惯。

这句话对i50mm影响很深刻啊,后来就经常纪录一些东西。人家老师的本意也许是让纪录对生活、对摄影的体会,只是i50mm好像纪录的更多的是器材感受,嘻嘻嘻,是不是学歪了。不过还好,没人家那句话,也许就没有i50mm。很多人问我,哪来那么多时间写着些,其实不过是平时纪录的一些只言片语组合起来而已。

i50mm的记事本里还有很多胡言乱语,有的不好意思发出来,有的不知道咋组合。额。

鲍鲲老师

鲍鲲:但是“私摄影”这个概念移植到中国来后,仔细看就显得“文不对题”了。许多初学摄影的青少年对作品的辨别力低,觉得只要是外国来的就要模仿,于是也跟着乱扯淡。还有一些人为了给自己的混乱生活找理由,也使劲地忽悠这种摄影。在这些碎片化的影像中,你除了能读到摄影者混乱的意识外,再也读不出有什么更为深厚的意味。

很厉害的摄影评论大师,当年优酷、土豆上经常听到鲍鲲老师的讲座,也曾有过一面之缘。老师对各种摄影现象进行了批判,把各种大师、新潮、装逼犯的摄影现象按到地上摩擦。让我这么一个摄影爱好者认识到摄影原来这么有深度、那么有广度呀。摄影不但有国内,还有国际,不但有现在,还有过去,不但有表象,还有内涵。要不是鲍鲲老师,i50mm可能还在拍花花草草,甚至已经不在玩摄影了。

鲍鲲老师对学生的要求很高的,哈哈,i50mm其实达不到人家学生标准的,哇哈哈。老师的理论水平太高,而且越老越高,自打讲到“能指”和“所指”,咱就跟不上了。没办法,语文学的不好。

pageone 叶一堂书店

自打北京开了pageone,我的书架就不够用了,各种进口画册很多呀。虽然鲍鲲老师不建议买画册,太费钱,i50mm还是忍不住买买买,有时候缺货了,把人家的样书都买了。这是一种什么精神?抓拍的精神,不能等,虽然网上有更便宜的。pageone交给我最大的课程就是,付出不要求回报,买书不用在乎打折。

当然了,还有很多教i50mm洗胶卷、扫描……等等很多老师啦,嘻嘻嘻。

我的摄影观之器材党更接近摄影本质

leica m2 + summicron 50 f2 + kentmere pan400

以徕卡为饵,调摄影之鱼

表面上看,世界上很多事都有捷径,但并不是所有人乐意走哇。钓鱼的人就是这样,费劲调来的鱼不如市场买的省时省力,可就是有人喜欢自己钓鱼吃。

我就是不喜欢读那些理论书去学摄影,就是喜欢通过徕卡这条弯路学摄影。哪个人用徕卡,我就从那个人开始研究,欧洲的、美洲的、亚洲的用徕卡的摄影师、明星,再辐射出一个以徕卡为线的摄影野史。你会发现,历史上重要的摄影师、摄影事件,多跟徕卡有点关系,奇怪吧。

买器材椟,还摄影珠

leica m2 + summicron 50mm f2 kentmere pan400

我一直对小学课本里的“买椟还珠”耿耿于怀。对于一个从小就具备“工匠精神”的i50mm来说,那个木盒子更有诱惑性,至于里面的装饰品才不重要呢。哇哈哈。摄影又何尝不是呢?我就是喜欢买器材,买买买,哇哈哈。

不是说摄影是自由的么,难道不能自由的选择买器材么?别跟我说器材不重要,少跟我装正经,装大师。也许越是我们这样的器材党,越接近摄影的本质,也说不定哦。那些把摄影当成装饰品的会员、奖项、奖金或许才是真的在玩弄摄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