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与徕卡之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马格南华人摄影师

第一次知道Chien-Chi Chang是在马格南的一本画册里。当时那本合集有会员合照和名单,在里面找到了一个华人,很好奇,当年在百度搜不到Chien-Chi Chang,所以也不确定他是哪里人,甚至还以为是日本人,哈哈。后来才知道,Chien-Chi Chang就是张乾琦,中国台北出生,移居美国多年,现居奥地利。

摄影是一面精神镜子

张乾琦Chien-Chi Chang于1995年加入Magnum Photos,并于2001年当选为正式会员。作为马格南成员,张乾琦真是忘我的在世界各地进行摄影。他的项目广泛而深刻。表面看似是社会现象,确更深刻的反映人类精神层面的东西。从他的作品里往往能看出超越当事人的情感刺激,甚至那种情绪就是源自自身心灵深处,摄影确实是一面精神镜子。

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这也是马格南摄影师与普通摄影师的区别哦。很多摄影新手是无法领略到精神层面的东西的,当然,很多老法师一辈子可能也没听说过马格南。不过随着摄影文化的普及,已经开始越来越多的摄影人看得懂马格南了。

海外华人

在张乾琦摄影生涯中最浓重的一笔就是对海外华人的关注。其实i50mm并没有海外生活经验,不过从张乾琦的照片中确实能感觉到华人在海外的那种孤立感。然而这种孤立感并不是通过经济条件和生活环境给我的,而是整体印象,华人似乎永远抹不去自身的符号,也无法融入到当地社会。也不知是因为华人的衣食住行是深入骨髓的,还是当地人根本就不容纳,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张乾琦 Chien-Chi Chang的摄影器材

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leica m6、summicron 35/2 v4七枚玉、手柄、12504遮光罩、elmar 50/2.8、玛米亚67、美能达测光表、索尼爱立信音乐手机、巧克力、护照、多国现钞、存储卡。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大师与徕卡之操上和美Kazumi Kurigami

操上和美

1936年生于北海道。这老爷子原来是专业摄影出身哦。1961年毕业于东京摄影学院。第二年加入中央摄影棚,在那里他在Naoya Sugiki手下工作,1965年开始了他的自由摄影师生涯。1969年,操上和美创作了他的第一部商业电影。此后,他的工作不仅包括拍摄广告,还包括电影指导。

这哥们在人像摄影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80多岁了依然奋斗在一线。到现在很多日本杂质的封面都还有操上和美拍的。

胶片之恋 ゼラチンシルバー

胶片之恋 ゼラチンシルバー

i50mm一般不太敢推荐人去看这个电影,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会觉得无聊,看不懂,特别是后面,很多人都崩溃啦,“变态、有病”。连那些豆瓣大神都搞不定,竟然评分只有6.6。

你一定要先知道,《胶片之恋》导演是日本著名肖像大师的电影。

实际上操上和美把他的摄影理念渗透到了这部电影里,只有对摄影有深入思考的人才能看出深奥的哲理。哇哈哈哈,i50mm看懂啦,估计国内能看懂的不超过十个人。你能看到i50mm这篇文章,算是赚到啦。又是头一份。

男主摄影观有3次升级

胶片之恋 ゼラチンシルバー

第一次:

男主曾经给杂志社拍摄照片,但不喜欢拍那种照片,放弃了工作,坚持拍摄“自己认为美的东西”。可惜,这样赚不到钱,所以才会接偷录女主的活儿,才会有后面的故事。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操上和美Kazumi Kurigami

徕卡九枚玉 LEICA 28mm f/2.8 Elmarit I 一代v1的故事

leica m9 + 九枚玉 LEICA 28mm f/2.8 Elmarit I
不烧器材的人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因为他们从没有进入器材的梦境,狂热的器材党,一直美美睡在岁月里,再也不能清醒了。我在梦中做着美梦,就让我如醉如痴的梦到梦中梦。

记得那是北京举办奥运过后的某一年,红薯说:“我收了一只九妹,……”,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九妹就这样,在我的心中埋下了种子。我知道,逻辑和理智都是好东西,可是对于一个自觉是艺术家的人来说,失去理智,似乎也名正言顺。

有时候觉得自己像个搞考古的,拿着张大的《把玩徕卡.PDF》去验证一些说法。且不论结果,单这考证的过程就已经很好玩了。

继续阅读徕卡九枚玉 LEICA 28mm f/2.8 Elmarit I 一代v1的故事

也聊聊摄影构图

对摄影构图的观点,主要分两个派别:

1)强调构图的艺术派。代表人物布列松。
2)打破构图的现实派。代表人物弗兰克。
关于摄影构图的口水仗从没有停歇,未来也不会。甚至在马格南内部都是一直吵吵吵。
不管咱喜欢不喜欢,它都存在着,不管咱用不不用,它也存在着。我支持构图的人,也支持不构图的人,但我反对不了解构图却批判构图的人。因为,就批判一件事情,得先了解它吧,否则批判一件不知道的事情,岂不是可笑至极?再说出来混,聊摄影,不说出几个拽拽的构图法,怎么压得住阵脚。

就瞎聊三种吧。

三分法

现在几乎任何一台相机都带这个辅助线功能了。根据黄金分割线衍生出来的井字交叉点,最接近黄金分割,把照片最重要的视点放在那个点上就对了,或者在一条线上。黄金比例是0.618哦。
实用性:★★★★★
知名度:★★★★
唬人度:★★

斐波那契螺 Fibonacci

哇擦,这构图怎么用啊?拍照的时候相机、脑子里都预装这个构图岂不是很无敌。阿弥斐波那契佛,数学家。这个非常酷帅的名字,霸气十足,艺术范儿满满的,他就是黄金螺旋线。在照片里一条螺旋线帅到没有朋友。有点玄,这个曲线来自现实世界,而且大量存在的。所以也没必要刻意去记住,可能我们感觉自然的画面,没准恰恰就符合这个构图。
人的视线顺着线条引导到中心,这线条似乎有种前中后的透视感。我觉得三分法可能更适合拍直线构图,黄金海螺适合曲线构图。当然,摄影构图远远不是摆愣形状那么简单。
与黄金螺旋同出而异名的是黄金矩阵。画画可以使用这个,雕塑也行,建筑设计也行,谁摄影构图的时候能想到这个,“看我的黄金矩形构图多无敌……”
实用性:★
知名度:★★★
唬人度:★★★★★

黄金比例三角构图法

据说这个构图在风景摄影比较有用,我翻遍了自己的照片,嘿,还真找到一个能勉强凑上去的。
实用性:★ ★ ★
知名度:★★
唬人度:★ ★ ★ ★

我的观点

我不喜欢在拍照的时候想构图,更多的是想距离和位置,因为那时候多余思考不是制造混乱就是制造无聊。但是我却喜欢看几何,几何多美啊,也喜欢笛卡尔的哲学,几何直通哲学哦。所以我在不摄影的时候喜欢听人讲构图,无论是赞美还是贬低,皆是一个乐呵。
为此咱设计了一个黄金构图T恤,哇哈哈……
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为什么不要羡慕在大城市摄影?

很多人抱怨国内不如国外出片,也有人说小城市没有北京上海容易出片,似乎因为自己不在大城市,不在国外就没法摄影了。

曾经,在旅行摄影的讲座上,有个听众激情澎湃,盼望着他下一个旅行会为自己的摄影带来一个崭新的城市。那个人就是我。事实上,每一次旅行,都会带来再下一次旅行的期盼。期盼在另外一个城市,海风吹,心如水,云雾飘荡。
曾经,我以为在北京,主色调是灰色的城市,能拍什么?很是羡慕旅游城市、滨海城市。但后来我发现,摄影并不是要带我去远方,而是让我打开心门欢迎飘泊的自己。无论在哪个城市,你生活的环境都是独一无二的,拍下他们那就是你的摄影,你住的城市越小,往往就越出片,因为没有人拍的与你类似。相反,大城市比如北京的胡同、商业街都拍烂了。那些片子对我来说,就只有测试镜头这一项功用了。
网络上很火的合肥街头摄影师刘涛,就在一个小城市,却拍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国外那个Alec Soth,也是在自家河边搞出了诗意的创作。所以,千万别抱怨自己生活的城市不适合摄影,没准下一个大师就是你呢。

为什么路人不反感我街拍?

在街拍中,我需要,最隐蔽的伪装,和最暴露的真诚。其实隐蔽与暴露是绑在一起的,像快门与光圈一样,是凝固瞬间的一部分,街拍,不可能不被人发现。没反感,并不意味着没看见。调整好自己,尽量去做到被发现但不被反感,这是街拍的重要组成部分。

1、并非逃避,而是招呼。不要畏首畏脚的跟在别人后面拍背影。要走到面前,别人还以为你是一只飘动的蝴蝶呢。在乎的人就躲开了,不在乎的自然就响应你的召唤了。
2、读懂走过来的人。有些人一看就来者不善,神经紧绷,不懂得读人的街拍者,就跟没有地图的旅人一样盲目,有多少麻烦就埋伏左右。
3、街拍是漂泊者与漂泊者的对话。漂泊与漂泊撞到一起,需要平等的对话,不要变成乌鸦的视野,总是俯瞰城市的污浊。
街拍要做到不被反感,就得跟狗差不多,靠的是鼻子。在街上嗅着味道,如同寻找灵魂,却更虚幻,一个表情、一个神态,它们几乎不被察觉的坚韧的驻扎在每一个普通人身上。谁会反感这样一条执着的街拍狗呢?

为什么他拍的那么好,而我却成不了街拍达人?

我觉得没有好的街头摄影,只有符合自己心境的街头摄影。有些人拍的很有才华,构图生动活泼,可是我感觉不到一丝街头味道,有些人拍的很普通,却能让我思考。所以街头摄影不应该是竞争式的思考方式。街拍达人其实也没必要去想,因为只要你拍了自己真诚的照片,自然有符合你心境的人观看,这就够了。

为什么街头摄影师很少?

每个人都有街拍的阶段,大概在玩相机第二年开始,尝试拍陌生人,拍马路上的故事,很多人能拍出诗意的画面,很多人能拍出触发心灵的氛围。起初的这个阶段是美好的回忆,是属于青春的光影年华。想想第一次街拍,眼藏在取景器后面,对焦,按快门,上弦,天桥下汽车如流水,行人擦肩而过,阳光穿过楼群,只有红灯能阻止你。

然而,惟有过了第三年、第五年还享受街拍的人,才是街头摄影师。Alex Webb、Eric Kim、yanidel都是这样的摄影师。连这些人谈器材的时候都充满了街头味道,没治了。

拍过一些街头元素的照片,就叫自己是街头摄影师,我是不以为然的。一只蚊子吸了人的血就管自己叫人,是不对的。我是一只吸了街头血液的蚊子,我是一条吸着城市血液的街。

你为什么要开始街拍?

在一个到处是风景摄影、旅游摄影、糖水摄影、测评摄影、约拍摄影、活动群摄影、手机分享摄影的时代,全国人民都有好几个相机。一个被照片淹没的时代,反而最可能产生精神渴求,因为汹涌的表层感观潮水退却之时,街拍的治愈效果就会增强。街拍如果不是展现自我的唯一途径,至少也是最好的自我陶冶。朋友,你是否应该开始自己的街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