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车恋人

LEICA M3 + elmar 50mm/3.5

当时还是初春,阳光明媚但很冷。记得当时又是过红绿灯,我总喜欢抓着相机过红绿灯。正在那我拍下了这张电动车恋人,女孩紧紧依偎在男孩的肩上,恰到好处。我不想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这多亏了徕卡M3轻柔悦耳的快门声。

CBD的上班族

LEICA M3 + elmar 50mm/3.5

这段时间我想拍CBD的上班族。刚下过一场雨,天气爽朗,正好可以试着拍一些白领的清新气。天空明亮,是吃饭的时间了,还有发饭店传单的。我很少征求被摄者同意,基本上是要保留最新鲜的现场感。这张是盲拍的,并没有用取景器,有时候抓拍还是很准的……

头上发光的建筑工人

LEICA M3 + elmar 50mm/3.5

许多摄影师并不需要文字描述照片,观众只看照片就可以读懂作者的感受。我却很难做到。早上8点的马路上到处都是人,充斥着上班的烦躁音乐。那一天由于换用了新型胶卷,不太了解它的特性,结果拍下了这张过曝光的建筑工人,他肩上扛着电缆,手里提着电钻。当冲洗出来的时候竟然意外的发现建筑工人头上在发光啊,这不是给工人添加了光环么?哈哈,劳动者万岁!

那辆自行车骑手头带GOPRO

 

LEICA M3 + elmar 50mm/3.5

又是过红绿灯,一如每一天经过的无数红绿灯。我总喜欢在等待期间寻找“猎物”。我喜欢在路口遇到各种个样的人,喜欢此时周围的气氛。忽然来了一队自行车,都刹车停下来。我赶紧拿起相机,就在同时,一位骑手对我转过身,默契的对着镜头伸出了大拇哥。而此时我才发现,骑手头带GOPRO,录像呢,他把我也录下来了……

偶遇美国摄影师

LEICA M3 + summicron m35/f2 pre-asph 七枚玉

当时是去上班的路上,不期而遇这个正在拍等待红绿灯人群的老外。总有些老外游摄在北京城市周围。他跑到人群的最前面拍了一张,在我不以为然的时候,一辆公交车从他身后悠悠的驶过——我的拍照神经立刻被这一幕触发。于是我赶紧调整焦距和快门拍了这张照片。我可没有这个胆量,好险。他是靠摄影为生的美国人,给美国多家杂志供稿子,现在是北京人的姑爷儿。我跟他从这个路口聊到了下个路口,他称赞了我的徕卡,我也表示了对松下微单的敬意。坦诚而言,摄影是偶然的集合,充满了意外的时光,一张照片平淡无奇的诉说着这段偶遇。

谈谈徕卡的骨头Elmar 50mm/3.5

LEICA M3 + elmar 50mm/3.5

徕卡原型机用的镜头叫Anastigmat 50mm/3.5。世界上首台销售的产品是徕卡IA型,配的叫Elmax 50mm/3.5。后来这只镜头改名为Elmar 50mm/3.5。徕卡因此闻名世界,上市那年是1925年,9年后这名设计师也设计了有名的elmar 35mm/3.5

徕卡Elmar 50是一只可伸缩镜头,跟后来的肥硕体型的徕卡头比它显得瘦,瘦的只剩下骨头了,也只有它最能代表原始的徕卡(抓拍,小,方便携带),它长的像跟骨头,它就是徕卡的骨头。

设计师:徕卡第一代设计师Max Berek
Elmar起源:EL是首字母Ernst Leitz,max是设计师的名字,后来改成了mar。

继续阅读谈谈徕卡的骨头Elmar 50mm/3.5

建筑工人与啤酒瓶

LEICA M3 + elmar 50mm/3.5

我非常享受步行几站地的摄影时光。其实能拿得出手的照片并不多,发到网上或许能与小撮人有些共鸣。今天又拍了两卷放到带冲洗盒子里,已经欠了10卷未冲了。去哪怕的10卷呢,不外乎上班、下班路傍桥畔,早晨和傍晚,尤其知道只有这个时候街上才那么多人。立体的光线还夹杂着汽油发动机的嘶鸣声。这一天不用加班了,正常下班。建筑工人也下班了,一辆满载啤酒的车哒哒驶过,其中有两箱空瓶子像是胜利球员站在领奖台,一个个雄赳赳的摆着POSE。建筑工人与啤酒瓶之间没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安全帽与啤酒瓶更有关系。这能让人想起酒后驾车或是驾酒车,得注意安全。无论如何把他们拍在一起我被吸引了。总有一些没有关联的事物被拍下,不忍随意删除,怕它就此消逝。那一瞬间,我没有犹豫,我想我能让他们成为整体。或许这照片不被人理解,那么就让它成为一段下班路上的美好记忆吧。

一自行车的书

LEICA M3 + elmar 50mm/3.5

每天上班都路过这个公交车站,因为是早晨人不多。我成天带个相机在路上闲逛。这是一个春天,晴空万里,我停下脚步。一自行车、三摞书,压得稳稳当当、困得结结实实。真希望他们走之前给我一个回头的瞬间,给我一个神态。终于等到了,可是这神情有些让我意外。然后他们就默默的远去了。树上开始冒出嫩芽,不久之后它们都将长出树叶,杨絮柳絮漫天飞舞……

四月衣装

LEICA M3 + elmar 50mm/3.5

当时是4月上旬,刚尝试使用螺口elmar 50mm 3.5转接到徕卡M3上。这镜头非常小巧,可以使我随时揣兜里。这只镜头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小的标头了吧。穿过国贸桥需要等3个交通灯,第一个交通灯是绿灯,人流向前涌动,一眼看见这有特色的着装,赶紧掏出M3拉出镜头。……到第二个交通灯时红灯亮了,于是停下来拍了这张照片。在北京的街上总有一些出其不意的惊喜,有时候等红灯也不是坏事哦。

早晨的工人

LEICA M3 + summicron m35/f2 pre-asph 七枚玉

当时是上午,急匆匆赶路。突然间我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我不能放过的瞬间。一旦错过这个瞬间可能很难再现了。在这么好的一个大晴天,晨光照亮了路人和建筑的一面,一个工人在前拉两个在后推这小推车。拉车的人显得非常有力量,就连撒到手上的阳光也格外耀眼。这样的光线这样的人遇到一起,这在雾霾频发的都市显得多么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