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也得焚书坑儒

Leica m4 + m21 3.4 sa

或许每个人都有摄影天赋,只是复杂的相机操作和拍摄技法,让我们以为摄影离自己很遥远,高大上。原本一步之遥,可惜非得给自己找弄个迷宫走。

不就是拍下所见么,拍就是了,非得给自己找规矩遵循干啥?满怀热情的人,往往一头扎入了技巧和技法的深渊,很快就会迷失了自己,接着就更找不到当初的热情了。如果我是摄影的始皇,也一定烧了摄影技法书,坑了摄影老师。

扫描时有一根狗毛飘到底片中间了,也扫出来了,没啥,我觉得飘的很好,恰到好处呢。

街拍图腾

Leica m4 + m21 3.4 sa

每次路过这个栅栏都看到这个图腾样的头骨。那天光线特别强,而图腾也格外显眼,于是凑上前拍了一张。几天后,这个图腾不见了,我很庆幸当时果断拍下了。

街拍没有多神圣,装卷,按快门,又装卷。世人看布列松伟大,不过是自我的情感寄托。所以我并不喜欢别人批判大师,在一段时期,找一个人,讲他的故事,请容许我们街拍者,给自己脆弱的灵魂找一个归宿。原始人都可以有图腾,为啥我们街拍的不能?

喜摄影喜狗

LEICA M2 + HEKTOR 28 6.3

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摄影师,那么你会忘掉他的曝光科学性、构图合理性、对焦准确性。你欣赏他的照片,跟欣赏自家的狗没啥区别,你不会记得它的过失,只记得它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