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徕卡m8/m9/m240/m10等数码相机清洁cmos和ccd 清理灰尘的方法

手动相机,手动除尘

在很久很久以前,leica m8 ccd里面的灰尘很让人恼火,也常被周围用单反的人嘲笑,看我们单反的超声波自动除尘。对于清洁cmos一直耿耿于怀。徕卡嘛,咱们本来就是手动相机,为啥要自动除尘呢?手动除尘嘛。

易碎的相机传感器

最古老的防尘办法就是:在干燥的洗手间环境换镜头,不要在户外换镜头,尽量少换镜头。这个方法简单明了好用。尽管如此,也难免进灰呀,而且小灰尘都是静电吸附的,气吹也只是让他挪个地儿,依然无法消除。

当年m8的除尘一直困扰着我,有朋友让我用单反相机那种刷子,可以刷掉ccd上的灰尘。竟然还有推荐清洁布直接戳上去的方法。可是i50mm就是不敢下手,因为当年就有新闻,老外清理m8的ccd给整碎了。因为徕卡是第一个不使用低通滤ccd的厂家,ccd前面少了一层玻璃,而且边角有轻微的倾斜处理,一不小心整碎了就傻逼了。后来的m9、m240、m10都是同理。

神奇的果冻笔

当年根朋友去在国展举办的摄影器材展,碰到一家清洁用品的公司展位,说可以免费清理。起初我是不清理的,后来老板一再保证专门处理徕卡的德国进口的。这才放心给他。他掏出一个笔盒,里面有一支笔,笔的头上安着一块“小果冻”,把果冻笔轻轻挨近ccd,粘ccd上去了,轻轻一拔,嘿,灰尘给吸附到果冻笔上了。笔盒内有一种纸,果冻笔在粘一下那个纸,灰尘就粘到纸上了,果冻又干净了。很赞呀,一问价格500多,没办法,仅此一家,来一套吧。

尽管如此,我依然是很少清洁,基本上一年清理一次吧。前几年又想用用,发现化了,哈哈应该也有7、8年的时间了,过期了。当时想去网上买,可惜,找不到了,那个品牌已经木有了。可能是如今的相机除尘能力越来越高了,而徕卡又是小众。

今天Ancora问我如何清洁m10的cmos,突然想起了果冻笔,赶紧去淘宝看看,令人惊喜的是韩国产的马田果冻笔出来了,马田家的摄影外设还是挺不错的,哈哈,200块的价格还是可以接受的。推荐给徕卡m用户哈。当然市面很多几十块的清洁套装,i50mm还是奉劝不要用太便宜的。这款果冻笔基本是目前最贵的了,应该也是质量最好的了。

限制带来创造力

数码机尽量少换镜头,多买几个机身就有了,😢。当然了,cmos上的灰尘只有在f5.6-f16之间的光圈比较明显,平时尽量全开光圈就好了,毕竟徕卡的全开光圈已经很好啦,给使用大光圈一个充分的理由嘛。有时候限制反而能带来更多的创造力,据说有些大师一辈子就用一两个光圈嘛。

担山救母勇二郎——柯达 ultra max 400

三月好春光,韶华易逝,幻想,执念。

对街拍党来说,疫情期间像五指山般压住了执念,在洞中饿了吃铁丸子,渴了喝铜汁。

都说四月春风似剪刀,这一刀正正剪开了五指山上的那一帘纸封印,解封了,解放了,走起,慢,先别急,去花果山看看。

呀呀呀!真是心中才一天,价格涨一年啊!

二当家通背猿猴柯达gold200涨到了38!

小老弟崩、芭二将柯达易拍富士c200也到了38!

嘿嘿嘿,二郎神柯达ultra max400竟然停留在36,真是灌江口宁静致远呀!赶紧来一波。别怪i50mm没提醒您,柯达ultra max400可是当年的担山救母的勇二郎啊!

周制徕卡e39 uv镜

十万八千里有多远,让心翻个跟头就到了,得给它管束,金箍咒,紧箍咒,禁箍咒。给镜头加个uv,金紧禁,老周开始做uv啦。

农业时代过了几千年才到工业时代,工业时代不会那么轻易的过去,咱们国家自己掌握制造业非常重要呀,看看这次疫情,很多国家连口罩都做不了。原来工业才是最重要的啊。

继续阅读周制徕卡e39 uv镜

聊聊 Leica Elmarit 28mm f/2.8 v4 作者:吳志翬

Leica Elmarit 28mm f/2.8 v4 作者:吳志翬

吳志翬:影像界各家公司喜欢给自己的镜头取名字,其中徕卡便是集大成者。各种拉丁语的拆解揉捏,造就了摄影史上的奇观。

喜欢街拍的,大致是35mm和28mm这两个焦段的重度好用者。比之35mm的视角,28mm更大气一些,当然对于使用者场景调度能力的要求也更高一些。28mm这个焦段的镜头虽没有35mm的群星璀璨,但也不乏铭镜。

用过Contax的g28、Voigtländer 28f2,还有Leica的Elmarit。这些28mm里,自然喜欢Elmarit多些,到不是品牌情节,而确实是它的发色更厚些,对比度也更好些。

命名是个神圣的事情,因为命名即是宣誓主权,意味着拥有。当然,有人说对物件命名真的没有意义,就好比嘲笑宜家的家具命名策略。但是,名字的好坏才是决定一样产品消费者印象的决定因素。哈佛商业评论好像还专门刊过一篇文章,深入探讨了消费品音节对于口碑的影像。

当然,影像界各家公司喜欢给自己的镜头取名字,其中徕卡便是集大成者。各种拉丁语的拆解揉捏,造就了摄影史上的奇观。

Elmarit是f2.8的专属姓名,当然m系列只有21mm、24mm、28mm、90mm、135mm这几个焦段有Elmarit,这里当然要重点讲一讲28mm。如果要为Leica Elmarit 28mm断代的话,算上现行版,一共有6代产品。

虽然喜欢老物件的leica迷会执念在九枚玉的味道里无法自拔。但将它用在现代的数码相机里,基本也就看个乐子,满足自己对玄学的考据癖。现行版,小巧可人,金属遮光罩也完全增加了镜头格调,令人爱不释手。只是asph的镜头为数码做了优化,拍胶片也就那样。九十年代初的IV代是asph前最后一代,也有称这个版本为pre-a版,而IV世代算是实力最均衡的产品了。

继续阅读聊聊 Leica Elmarit 28mm f/2.8 v4 作者:吳志翬

如何检查徕卡相机和镜头的跑焦?

有朋友新买了一只徕卡长焦镜头,发现有跑焦的问题,然后问是不是镜头有问题呢?这类跑焦的问题,不外乎机身或者镜头有问题。

先来测试一下自己的徕卡相机和镜头跑不跑焦吧

1、把镜头大对焦标尺推到最近0.7米处,光圈全开。(使用leica m9 + summicron 50mm f/2 镜头)

0.7米

2、找一面墙,从墙的侧面拍墙上的挂物,比如画中人物的嘴。记住不是用镜头对焦,而是靠脚步前后移动,让镜头固定在0.7米,眼观察黄斑是否重合。重合后按下快门。

0.7米对嘴上

3、照片导入到电脑,查看对焦点是不是在黄斑对齐点位置。比如画中人物的嘴。i50mm拍的这个就非常扎实,正好在嘴上。

100%放大看,i50mm的机身和镜头都是完美的哈

4、推理分析。如果焦点清晰,那么证明0.7米处对焦是没问题的。如果焦点有偏移,比如下巴清晰,或者是眼清晰,那就说明您的徕卡镜头或者机身有跑焦的现象了。

继续阅读如何检查徕卡相机和镜头的跑焦?

leica应该叫徕卡还是莱卡

摘自《布列松访谈录》

leica 的正确中文翻译是“徕卡”还是“莱卡”?

双人旁的“徕”,是动词哦,行走的意思嘛,跟人有关系嘛,所以街头摄影师、人文摄影师、纪实摄影师都习惯用“徕卡”,这也是i50mm使用徕卡的原因嘛。

草字头的“莱”,草本植物哦,对于风景摄影,花卉摄影,更合适吗,显得清秀呀。当然 吃货摄影师也可以用“莱卡”,莱是可以吃的植物哦。据说很多文学作品用翻译成“莱卡”。

哈哈哈,音译嘛,都可以啦。

不过为啥还是更多的使用双人旁的徕呢?因为徕卡更适合拍人啦,人文纪实嘛。用草字头的莱就变成拍拍花花草草啦,岂不是贬低了徕卡?哇哈哈哈

老周推出公益捐赠版八枚玉——逆行者版,收入全捐

老周:谢谢广州Burt兄弟,给了我一个很好建议,2020年的春天,注定难以忘记!老周户口在武汉,我的母亲也曾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护士!疫情即将过去,更应该感谢每一名逆行者!和每一位镜头工作室的同事都商量了,他们都同意老周的决定!我们会特别制作二十支瓷白纪念版(包含遮光罩和E39滤镜)单价五千元一套。愿景是这个版本的销售收入会捐给靠谱的慈善机构或是医疗机构。购买者也别付款给我了,只需要捐款给指定的部门,有对应的凭据,我们就会把镜头寄给捐赠者。请教大家,哪一家慈善组织或是医疗机构靠谱呢?

话说i50mm从不主动看朋友圈,只因喜欢看长文章,而微信长文章经常看到一半退回去就找不回来了,于是留下个后遗症——从不主动看朋友圈。

今天,全老师说要去支持一枚陶瓷白的八枚玉,说那一款叫“逆行者”。

呀,敬佩敬佩,赶紧看看老周的朋友圈根大家报道一下~好人好事一定要报呀。

新冠,这本是一出悲剧,硬生生让咱中国人民写成了满怀希望的赞歌!

吳志翬小米湿度计放到防潮箱,厉害了

吳志翬小米湿度计放到防潮箱,厉害了

如今这智能家电越来越厉害了,自打附近开了家小米体验店,就无意间买了个能连手机的台灯、体脂秤、牙刷、手表、确实挺方便,信息都能同步到手机。昨天吳志翬发来了他的小米湿度计,放到防潮箱里了,数据能同步到手机,哇塞!这个用法好。赞一个,官方29元,这家北京小米直营店23.9简直了,什么时候小米出数码防潮箱呀,嘻嘻嘻。

吳志翬小米湿度计放到防潮箱,厉害了

解放初期的黑白胶片《开国那几年:1949-1953》

开国那几年:1949-1953

798有个老牛书酷,路过的时候经常看看,买过不少书。那天老板娘跟我说来了一批好书,卖的特别好,70块拿走。原来是解放日报编著、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的《开国那几年:1949-1953》,翻看一番,我噻,着实把我震撼了。都是从没见过的照片啊。而且从画质到构图,都具备顶级纪实摄影的水平。

1949年的摄影器材都是蔡司、徕卡、福伦达、禄来什么的,日本器材还没流行,所以画质真心的不错哦。一看就知道是德系镜头,哇哈哈,油润的很。

书中介绍,图片都是来自解放初期由解放日报归档的珍贵资料。那时候的摄影师要求水平非常高,起初最多每人只能领两卷,后期最多也就五卷。而且对照片的要求也非常高,比如一卷135底片有36张,至少有33张可作为成品。看看咱们现在的数码垃圾,再看看那时候的胶片,就知道什么是珍品了。

我虽然一直喜欢马格南那帮人拍的照片,但是布列松他们拍的中国人有种陌生感,虽然构图很艺术,但总觉得隔着玻璃触碰不到灵魂。还得看中国人拍的中国,才更深入。摄影还是得深入生活才能深入人心啊。

还得感慨一番,新中国确实伟大,短短4年,干出那么多事情,除了敬意,也只能表达敬意。

这本说虽然表面包着一层牛皮纸,内部印刷真心精致,好书强烈推荐。

开国那几年:1949-1953
继续阅读解放初期的黑白胶片《开国那几年:1949-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