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员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Henri Cartier-Bresson: The People of Moscow (1955)

早年的玛格南摄影师都是一群了不起的人,在思想上是很进步的青年,那时候赚钱大家一起花,缺钱了卡帕去搞。甚至被认为有左翼倾向被fbi监视,其实布列松就是共产党。

那时候的马格南摄影师很多都是,虽然每个人都很有个性,却能融合到一起。造就了世界上最顶尖的摄影集体,跑遍世界各地报道时事政治,赚不到多少钱,还乐此不疲,没有点共产主义精神还真干不了。

布列松1966年离开玛格南,一个时代过去了,如今的马格南只是在吃那个时代的老本,里面的摄影师也变了颜色,越来越往商业化转型,小心别沦落为西格玛、伽马那样的商业化浓重的“平庸”图片社了。尽管如此,玛格南依然是世界上最难进的摄影组织。

法国共产党是我们民族的花朵,共产主义是世界的青春,它是为人们准备美好的明天。  ——瓦扬—古久里

共产主义在法国,从巴贝夫到巴黎公社,是法国人民坚持的并使之今天继续生存的一个强大潮流。  ——马歇

不管历史的风暴如何变换,超越资本主义的希望会使我们获得生命力。  ——比费

大师与徕卡 之 布列松 Henri Cartier Bresson

Henri Cartier Bresson

布列松也不是神,是有血有肉的人哦,而且也不是总温文尔雅,那脾气也是不小的。而且是一个满奇怪的人。

布列松习惯用果酱瓶的橡皮盖子当镜头盖,而且用鞋带当防丢绳,莫非是在找徕卡0-series型的感觉?他最喜欢的快门速度是1/125秒,然后用红色指甲油把125涂红,他最喜欢的距离是4m,也涂红。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 之 布列松 Henri Cartier Bres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