徕卡m数码相机直出jpg照片最大分辨率汇总

型号JPG最大分辨率像素
徕卡M3 (5.0)2048×1536500万像素 CMOS
徕卡M Typ 2405212×34722410万像素 CMOS
徕卡M105952×39682400万像素 CMOS
徕卡M10-R7840×5184 4000万像素 CMOS
徕卡M10 MONOCHROM7840×5184 (黑白)4100万像素 CMOS
徕卡M119504×63206010万像素CMOS
徕卡M95212×34721800万像素 CCD
徕卡Me5212×34721800万像素 CCD
徕卡M83936×26301030万像素 CCD
徕卡M8.23936×26301030万像素 CCD

徕卡眼前飘,富士悄遁逃

小红心灵舍

至今我也不知道富士用户从哪里获得了一种神秘力量,似乎斜挎富士,就可以鄙视一切嘞,sony不放在眼里,佳能尼康不放在眼里,据说这种精神加成来自小红心灵舍。好神奇哦,当曹处把徕卡举到眼前,对准富士时,人家也毫不畏惧,甚至还要把你收编嘞。曹处按下快门,嘿没开机,开机,“时间差不多咯”……

我也在现场

当曹处第二次举起时,嘿,已然找不到富士了。也许是受不了曹处的眼神,或者是徕卡取景器里泛出的一丝“怜爱”,哦不对,应该是“怜惜”,还不对,那分明是“鄙夷”。富士认定,那一定是“鄙视”,因为他也曾用相同的眼神对待那个拿单反的。没错,我也认定那是“鄙视”,因为我就是远处那个拿单反的……

nikon d80 + 18-135mm

不是你拍的不够好,而是相机玩的不够多

器材圈似乎总是缺少平等意识,总要通过器材去判断别人的内在,你用徕卡如何如何,你用富士如何如何,你用网红机如何如何。很多高手会说,“器材不重要,拿照片子说话”。但是,我觉得何必拿照片说话呢?那多难为人呀,能拍好照片的有几个人呀。而我等凡人来说,只需要器材玩的足够多了,至少玩过徕卡了,就不会有那种鄙视链了嘻嘻嘻。我用尼康d80配18-135都兴奋不已呢。我看到徕卡也亲切,看到富士也亲切,看到单反也亲切,甚至看到豆瓣神机也感觉很好里。

富士不是假徕卡

我也是用过两台富士旁轴,远远的听到有人说,“快看徕卡,快看徕卡”,我似乎也扭头遁逃了,还好没走近,万一人家懂呢,“哦,切,富士……艹”岂不是很没面儿。

你不鄙视别人,就不会有被人鄙视的感觉,任何事情都是两面的。所以,建议呀,当富士遇到徕卡,请不要悄悄遁逃。而是像我一样,拿着尼康d80也可以开心的跟曹处聊一聊,富士怎么了?假徕卡?别不好意思,人家富士胶片时代都做旁轴相机了,算不上假徕卡。富士帅哥下次遇到真徕卡请不要转身就走哦。对了,富士guy,别鄙视我手里的尼康d80哦,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消除杂念,贪,嗔,痴,是所有烦恼的根源,这些都是浪费生命的毒害,下次再遇到真徕卡可不要有“被鄙视”的妄念喽,世界上所有的器材,都比不上你自己的觉悟。

徕卡镜头自行测试指南

其实徕卡镜头与非徕卡镜头长期使用写下来不需要同一场景拍摄对比。但是这样的对比对于镜头评价还是很有意义的,特别是数码时代,但是这样的测评其实很麻烦,我是不会做的。虽然也有一些测评会发这样的对比,但是他们往往抓不住重点。不知道该选什么样的场景对比,以至于选择的场景基本无法分别差异。在此i50mm建议,如果非要想知道自己手中的徕卡镜头与非徕卡镜头的差异,那么完全可以自行测试镜头,很快就看出徕卡好在哪里。

(1)高光压不住。晴天全开光圈,虚化背景,前景在阴影里,背景在阳光里。同样的曝光,你会发现,大多数徕卡镜头背景虚化的物体不会出现死白,就是虚化的背景不会高光溢出。而同样的曝光设置,其他镜头就hold不住啦。不比不知道哦,这就是i50mm常在嘴边提到的“稳定性”。当然,这样出色表现的镜头不止徕卡一家,日系也有好镜头做到这样的,不如德系多一些。根据很多年前的一些转接sony微单的经验,我的印象里,高光hold住,老镜头(手动时代胶片头)里“压背景高光”从好到坏排序,徕卡>蔡司>佳能>尼康。当然,这些放在胶片身上,就没那么大差别了,胶片的宽容度太高里。

(2)待续

真正的徕卡迷是不待见徕卡m5的

难道是因为它丑吗?如果回答“是的”,那也不过是我的一种搪塞。因为真正的答案说出来都如同揭开伤疤,它会带来第二次的痛。所以真正的徕卡迷会用“丑”来作为一种例行回答的外交辞令。

如果说徕卡m4借鉴单反快速回片摇把是徕卡的首次向单反“借鉴”,那么到了m5已经堕落成了“抄袭”。它已经堕落到取消自己特有的圆弧机身,两侧使用了日本单反的斜切角。难道是尼康单反销量刺激了徕卡设计师的审美?这种迷失自我的盲从感,不能不让人怀疑设计师昏了头。每次看到m5,都想到这些,是会让真正的徕卡迷黯然神伤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异物入喉的苦感。

真正的徕卡迷是无法接受遥遥领先的原创思维沦落到到向别人“借鉴”。徕卡m的灵魂,代表的是创新,它已经不只是一个外观,而是一种精神。我宁愿选择具有独立精神的尼康fm2单反,也不要一台四不像的徕卡m5。当然,如果把它改名,改成佳能model7之后的名字,叫“佳能model8”,我觉得我会买它,甚至会赞美他,它的设计与佳能旁轴还真有点接近呢。是不是徕卡m5就是佳能设计师设计的呀。

发神经的说,m5这是一台应该被取消番号的机器,它哪里配得上进入m行列呢,啊哈哈哈哈。尽管有些朋友跟我说m5当年成本有多高,技术多先进,我也找不到一丝购买的理由。我本想找到一些讨厌尼康的理由,可是越看徕卡m5,我就越发喜欢尼康了,于是我买了一台尼康。

当然,其实当年徕卡经历m5的失败,很快明白过来了。m5之后的型号没有用m6,而是m4-2,就是在声明,我回来了,作为m4的二代回来了,这才叫浪子回头金不换嘛。到数码时代,徕卡m绝不敢轻易“借鉴”其他相机的元素了。器材,品牌,如同人一样,他是有无形的能量的,而这能量首先是自我认同,之后才是被用户认同,两向合力才能成就一代经典。所以呀,写文章也不能学别人,要做自己,要有自己的观点,不要转载哦,无论你说的对不对,只要你说的是自己的感受,那么就是真的,你是最美的。

不过,自从买了尼康,如今看来,我已经不在是个纯正的徕卡迷了^_^,我不知道是该继续说m5丑呢?还是该说佳能旁轴漂亮呢?从红薯发来的靓照来看,其实m5挺漂亮的,抛开成见,m5还是非常不错的机器,嘻嘻嘻,难怪别人说徕卡是做机身的,它的机身做工真没得说,哪怕是最不受待见的m5做工都这么好。他那里没有佳能model7,不然就让他用m5与modle7合影,你一定会觉得m5和model7更像哥两……,也许,这是我购买尼康的理由,我哈哈哈哈。完蛋,这m5怎么越看越好看了呢……

红薯的两台m5
红薯的两台m5
红薯的两台m5
红薯的两台m5
红薯的两台m5
红薯的两台m5

过期十几年的柯尼卡彩色胶卷还能用么

菲林余音

我在胶片时代拍数码,在数码时代拍胶片,在夏天看春天的照片,感受天是如何老的。柯尼卡曾经出樱花胶卷,翻看一下用它拍的樱花,很随意,毫无声息,如同它的消失。过期胶卷,我并没有特意增加曝光,如同樱花,保鲜不是它的宿命,如同余音,飘逝的才是残响。

雨打樱花

在我印象里彩色胶卷似乎只有柯达、富士、乐凯,才知道原来过去还有一个柯尼卡。也许这种彩虹logo似曾相识,但确实没有印象了,据说它的色彩非常真实细腻。雨打樱花深闭门,错过了菲林,耽搁了花魂。

桃花庵

我觉得过期胶卷并不一定不可用,特别是彩色负片,过期也是一种风格。可不是短时间能仿造出来的。也许“门外人”会认为这是失败的照片,其实可不然。如今拍胶片,拍的就是一种风格,无论是清醒,还是酒醉,你都可以对花而坐,亦或卧花而眠。

街头摄影图片配文,AI竟然想的比我都多

leica summilux 35 1.4 圣光

来自百度ai的配文,有点厉害啊,比我想的都多。当然了,好的文案,要来自于好的街头摄影照片啊,没想到i50mm的街头摄影竟然有这么深奥的解读,哇嘻嘻,连i50mm自己都没想到。我估计布列松也没想到他的作品被现代人如何解读,哈哈哈。

我把图片发给ai并对它说:我要写一段动情文字,针对这个图片,用来发布到博客

然后它给我的文案:

在无尽的雨幕中,一张黑白照片将时间定格在了那一刻。照片中的两位女性,犹如黑白电影中的主角,在人行道上共同撑起了一把伞,抵挡着细密的雨滴。

左侧的女性,身着黑色裤子和洁白的T恤,仿佛是大雨中的一抹清新。她的目光坚定而温柔,透露出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友情的珍视。而右侧的女性,深色裤子与浅色T恤的搭配,显得既稳重又不失活力。她的笑容温暖而真挚,仿佛能驱散所有的阴霾。

两人都穿着运动鞋,每一步都踏得坚实而有力,仿佛在告诉我们:无论生活中遇到多少风雨,只要心中有信念,脚下就有力量。她们的手机紧紧握在手中,仿佛是与外界联系的纽带,也是她们在雨中行走的依靠。

背景中的汽车和模糊的建筑,给这张照片增添了一丝都市的韵味。雨中的城市,仿佛被一层轻纱所笼罩,显得既神秘又浪漫。而这两位女性,就在这雨中的城市里,共同书写着属于她们的动人故事。

看着这张照片,我仿佛能感受到雨水的清新和湿润,也能感受到两位女性之间的情谊和默契。她们或许是朋友,或许是家人,但无论如何,她们都在这雨中共度了一段难忘的时光。

以后解读大师摄影作品,只需要丢给ai就行了,解读的会比大师还大师……

徕卡m4的快速回片钮是从尼康大F那里拿走的么?应该是从宾得sp那拿走的吧

徕卡早年一直是相机架构的定义者,标准。比如镜头从螺丝口,转为卡扣方式,大拇指过片扳手、底盖快速过片方式。无一不是遵循徕卡模式。然而,在m4身上,首次出现借鉴单反的元素。

那就是这个快速回片钮。我查阅了一下单反发展历史,似乎尼康大F从1959年开始使用这个类型的快速回片钮。而徕卡在1967年首次引入这个元素,但是徕卡比较聪明,采用了斜肩方式,不但没有增加相机体积,而且使用上更具有人体工程学。

但是,这也说明一个问题。从徕卡m4开始,徕卡已经不再引领相机标准。而更注重市场反馈的日本单反,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走出了一条独立的新标准。

当看到宾得历史的时候发现,似乎宾得sp的快速回片钮比尼康还要早2年啊1957年就使用了。当年宾得确实实力不一般哦。过去听人说宾得有实力,现在翻看历史,这家伙创造了很多第一呀。

2024年了为什么单反微单变贵了

身边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朋友问我买什么相机了,家用,旅行,也可能会拍一些视频,预算一万左右。🤔,2024年,难道又开始兴起摄影热了吗?不是手机就满足了吗?不是单反、微单要被ai摄影取代了吗?这难道只是一个假象?


1,市场供需。(1)一方面由于相机厂家减产,造成了相机的供不应求的状况。富士相机被炒贵,可能就是这个原因。(2)另外,由于胶片成本太高,10卷彩色胶卷就可以买一套二手单反,导致很多胶片玩家重回数码。(3)手机摄影同质化,各家无论怎么打拼,还是在sony传感器的手掌心,一些调色算法还是达不到真正大号光学镜头的效果,人总想用最好的设备,记录自己的人生,当有点闲钱时,来一套最好的微单,是可以理解的。
2,生产成本增加。日元贬值,可能会造成日本从国外进口材料回大幅增加成本,要弥补这些成本提高售价也是很自然的。另外,要跟手机比算法、要提升微单优势,研发成本也是少不了的,这可能也是造成新机价格高的原因之一。
3,市场策略。相机厂家联合不再打价格战了,一起商量好提高售价。在过去,价格战主要是由sony带头的,那时候sony收购柯尼卡美能达,要挤入佳能尼康行列,打价格战。如今sony凭借微单性能已经稳稳的进入一流行列了,也没必要打价格战了。

如今全新微单价格都很高,二手价格也随之上涨,哦,原来是这些原因啊。是不是后悔数码相机卖早了?有那么一点点。

Cosina公司简历——铁憨憨确善能

原来确善能就在身边

过去还不怎么关注cosina,虽然i50mm对福伦达旁轴有所了解的,但是从没关注过确善能。最近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新版福伦达的nocton系列数码镜头,好评如潮。于是 有了兴趣,翻一番确善能的历史。发现这是一家非常安分守己、兢兢业业的、朝九晚五、从不迟到、发展意愿强、不出风头、默默加班的——你和我。

确善能简历挺丰富

最近不是流行一个梗么“裁员裁到大动脉”,如果把确善能这个“老员工”裁了,那么蔡司单反镜头、蔡司微单镜头、蔡司徕卡m口镜头都将停摆。而且,看看这个老员工的简历,工作经验还真是丰富啊:尼康、理光、雅西卡、威达、奥林巴斯、徕卡r……都曾有他履历,从1959年至今从不耍机灵,就这么单纯。

确善能真是个铁憨憨

有意思的是,过去那些高学历、高颜值、赶时髦、耍大牌的品牌都七零八落消失在历史里了,而确善能却总是能做出一些令人意外,而又合情合理的事情来,——符合他铁憨憨的性格。比如:他能在2003年推出1959年时使用的m42卡口的胶片单反Bessaflex TM、他能在1999年推出濒临灭绝的旁轴相机Bessa L。就好比马上这个部门就被裁撤了,把你拎到这个部门经理的位置,别人都躲之不及呢,你却摸摸尚有余温的“宝座”笑的傻兮兮。更令人苦笑的是,这个宝座还是花钱买来的。

傻人有傻福

于是,cosina这个老小子靠着打几份工,扛着这个宝座(福伦达),你说他聪明呢,还是傻。有时候这种傻,坚持下来,也许还真是一种智慧。要不是这些年旁轴突然翻红(据说与国人购买力有很大关系,据说与i50mm有很大关系,哇嘻嘻),也许福伦达真的陪着徕卡一起沉沦到海底抱头痛哭去了。随着旁轴的翻红,福伦达竟然没有端出老员工的架子,似乎他就没有赚“大”钱大基因,不像徕卡那样随便出一个镜头都是让人惊掉下巴的价格,它的镜头价格就那么朴实无华,而姗姗来迟的数码优化却也是加量不加价……

如果生不逢时,那就生至逢时

纵看确善能的历史,眼前闪出几个字——“如果生不逢时,那就生至逢时”。不投机,不取巧,老牌摄影器材厂家不多了,除了佳能、尼康还有谁,(sony不算老)。确善能活到今天,肯定是做对了什么。也许他们口号就是答案吧: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一家伟大的中小企业。
我的眼前再次闪现四个字“铁憨憨”……,这哪里是Cosina公司简历,这分明是我的口号。


公司简介
名字
Cosina
位置
总公司
〒383-8555 长野县中野市吉田1081 TEL.0269-22-5100
中野工厂
〒383-8555 长野县中野市吉田1081 TEL.0269-22-5101
饭山营业所
〒389-2253 长野县饭山市饭山2686 TEL.0269-62-3561
七濑工厂
〒383-0051 长野县中野市七濑73号 TEL.0269-22-6200
小布施办公室
〒381-0201 长野县小布施町小布施1289-2 TEL.026-247-2538
业务发展部
〒383-0051 长野县中野市七濑73号TEL.0269-26-1110
东京营业所
11-5-1410 东京都新宿区富久町 162-0067 TEL.03-3352-7504
建立
1959年02月02日
实收资本
68,500,000日元
代表
代表董事兼总裁 Takafumi Kobayashi
员工人数
430名
业务内容
光学玻璃、光学精密仪器、成像及电子设备、特种镜头的开发、设计、制造、销售
历史
2020
采用内部磨削非球面。 Voigtlander SUPER NOKTON 29mm F0.8 非球面发布
2019
Cosina 60 周年,Voigtlander 20 周年纪念款,Voigtlander APO-LANTHAR 50mm F2.0 非球面 E 卡口发布
2017
长野县卓越制造认证(长野县)
选择推动该地区未来的公司(经济产业省)
2016
中野工厂获得第27届环境保护优秀奖(长野县工业环境保护协会颁发)。
Voigtlander E-mount镜头现已发售。
Voigtlander NOKTON 10.5mmF0.95宇宙流星观测摄像系统
发射到国际空间站(千叶工业大学流星项目)
2015
中野工厂获得第27届环境保护优秀奖(长野县工业环境保护协会颁发)。
2014
推出蔡司Otus系列。
2013
发射与东京大学等共同开发的配备星形传感器镜头的小型观测卫星
2012
建立配送中心
2011
“E-mount系统”项目认可
2010
“微型四分之三制”项目认可
2007
BESSA-R4A上市(2007年优良设计奖)
2006
卡尔蔡司T*单反卡口镜头系列上市。
蔡司Icon SW推出(2007年优秀设计奖)
2005
蔡司icon推出(2006年优良设计奖)
卡尔蔡司 T*ZM 卡口镜头系列上市。
2004
公司宣布,将生产和销售与德国Carl Zeiss AG共同开发的产品。
2002
Voigtlander BESSA-R2发射升空。 (2002年优良设计奖得主)
Cosina Co., Ltd.、Iiyama Cosina Co., Ltd. 和 Cosina Optical Research Institute Co., Ltd. 合并成立 Cosina Co., Ltd.。
2001
Voigtlander BESSA-T发射升空。 (2001年优良设计奖得主)
1999
Voigtlander品牌产品现已发售。
1997
开始生产OEM数码相机。
1993
开始生产用于AF单反相机的可更换镜头。
1992
开始生产二向色镜棱镜。
1989
开始生产液晶投影机光学单元。
1987
成立研发部门
1985
开始生产用于ENG/EFP/演播室摄影机的变焦镜头。
1982
开始生产用于各种单反卡口的可更换镜头。
1980
推出Cosina CX系列小型相机。
饭山Cosina七濑工厂成立 (现为七濑工厂)
1979
Cosina SLR相机CT系列发布。
1978
开始生产电视摄像机用变焦镜头。
开始生产闭路电视摄像机用镜头。
1973
公司名称变更为Cosina Co., Ltd.。
1972
饭山工厂成立 (现饭山工厂)
1969
35mm一眼レフ制造开始。
1968
成立玻璃熔化厂。 (现小布施工厂) 成为玻璃熔化、镜头制造、相机组装、成型的综合制造商。
成立相机工厂。 (现为Cosina总公司和中野工厂)
1966
开始生产35mm小型摄影机和8mm电影摄影机。
1963
成立第2工厂,开始生产镜框。 这将是一个集成生产,直到组装和调整。
1959
Nicoh Co., Ltd.作为镜头加工厂成立。

徕卡镍铜elmar为什么贵一些

主要是因为它少,而且是早期徕卡黑漆巴纳克型相机的标配镜头。这种镍铜微微泛着的黄色搭配黑漆,比冷调调的镀铬显得“高级”。不过镍铜存在很严重的问题哦,比如镜头很可能都是与机身单独调教的,换一个机身就跑焦了。另外就是非常不耐划,很容易划伤。所以整体来说比较贵哦。至于elmar光学成像,肯定是越往后的镜头状态越好,镀膜越好,整体画质越通透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