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er Mandler 沃尔特·曼德勒 设计的徕卡镜头列表

Walter Mandler 沃尔特·曼德勒

关于Walter Mandler 沃尔特·曼德勒 设计的徕卡镜头列表有很多,实际上很多镜头他都参与了设计,只是由于参与的程度不同。而且我也不相信,他在加拿大的设计没有受到徕兹工厂的影响。比如,徕卡八枚玉,是德国设计,Walter Mandler 沃尔特·曼德勒也有参与,但是他并不是设计的主导。而下面这个列表,是普遍认为他主导的设计列表。

Screw-mount徕卡螺口镜头

Summicron (I) f= 3.5 cm 1:2 
Summicron (I) f= 9 cm 1:2
Elmar 1:4 / 135mm
F = 20 cm 1:4 Telyt
1:4.8 / 280 Telyt III
F = 40 cm 1:5 Telyt II

M-mount 徕卡M口旁轴镜头

21mm f/2.8 Elmarit M
28mm f/2.8 Elmarit II
28mm f/2.8 Elmarit-M III (用于 M 旁轴相机的优秀后焦镜头,从 1980 年到 1993 年生产)
Summicron (II) f= 5 cm 1:2
35mm f/2 Summicron II
35mm f/2 Summicron III
35mm f/2 Summicron-M IV
35mm f/1.4 Summilux I (钢嘴)
35mm f/1.4 Summilux II (圣光)
50mm f/1 Noctilux-M (多年来最快的135画幅镜头,自 1975 年以来,于 1969 年设计,该镜头现在被更快的型号取代:Noctilux-M 50mm f/0.95 ASPH,从 2008 年开始)
ELCAN f/2 50mm
50mm f/2 Summicron-M (虎爪,月牙,现行, 自1974 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双高斯设计,自 1979 年以来仍在生产中)
75mm f/1.4 Summilux-M (生产了 27 年,从 1980 年到 2007 年。这是 Mandler 本人最喜欢的设计)
Summicron (II) f= 9 cm 1:2
90mm f/2 Summicron-M III
Elmarit f= 9 cm 1:2.8
90mm f/2.8 Tele-Elmarit
90mm f/2.8 Tele-Elmarit-M
90mm f/2.8 Tele-Elmarit I
90mm f/2.8 Tele-Elmarit II
90mm f/2.8 Elmarit-M III
90mm f/2.8 Tele-Elmarit-M
90mm f/2.8 Tele-Elmarit-M II
90mm f/2.8 Elmarit-M
135mm f/2.8 Elmarit-M I
135mm f/2.8 Elmarit-M II
135mm f/4 Tele-Elmar
Elcan 66/2(美国海军的超高分辨率镜头)

R-mount 徕卡单反R口镜头

19mm f/2.8 Elmarit-R I
19mm f/2.8 Elmarit-R II
35mm f/2 Summicron-R II
50mm f/2 Summicron-R I
50mm f/2 Summicron-R II
90mm f/2.8 Elmarit-R I
90mm f/2.8 Elmarit-R II
90mm f/2 Summicron-R
135mm f/2.8 Elmarit-R I
135mm f/2.8 Elmarit-R II
180mm f/3.4 APO-Telyt-R
250mm f/4 Telyt-R I
250mm f/4 Telyt-R II
350mm f/4.8 Telyt-R
500mm f/8 MR-Telyt-R
APO 75/2.0(用于美国海军高分辨率小画幅相机系统的复消色差 R 镜头。在这片玻璃中仅使用两种类型的玻璃,基于双高斯的设计。1973 年仅生产了少数单元)

其他镜头

Mandler 还设计了用于 IMAX 电影放映系统的镜头,用于 Picker X 射线应用的大光圈镜头,用于 RCA Victor 电视摄像机的镜头,用于情报收集的超高分辨率镜头,用于加拿大、美国和北约武装部队的瞄准镜,用于 HP 的镜头扫描仪等…

Walter Mandler 沃尔特·曼德勒 设计风格

通常来说,Walter Mandler 沃尔特·曼德勒设计的镜头风格主要也受到徕卡早期设计师的影响。继承了传统的徕卡味道,但是也融入了他个人的气质,色彩相对清艳,不同光圈虚化效果不同等特点。

徕卡头不光看参数,有时侯科技连狗都不如

leica m3 + m21 2.8 e60

不光看参数

昨天有朋友提到关于徕卡的镜头参数指标,特别是比较知名的Erwin Puts徕卡口袋书。Erwin Puts的书纸制版、电子版、张大《把玩徕卡》内置版等,也都看过。而我实际使用中,很多观点与他并不相同。比较典型的就是徕卡八枚玉、小八枚的观点,很多人的评价差异都比较大。

但是这并不是否定Erwin Puts的成果,因为每个人对镜头的侧重点是不同的。比如知名的网站kenrockwell对徕卡镜头的观点又是另一套标准。我也喜欢看他们的观点。但是,很明显,我的观点与他们有类似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因为每个人的侧重点不同。Erwin Puts侧重室内实验指标、kenrockwell侧重生活和风景体验,而我侧重近距离全开街头表现。徕卡镜头不是只看参数的。

科技连狗都不如

动物的灵敏度是远远超过当前科技的。再新的科技仪器也没法替代缉毒犬?从某种程度来说——借用一位中医的说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科技连狗都不如”。工厂公开的曲线、参数数据,只是人家愿意让你看到的,是给人一个消费的理由。

摄影,本是最好的避风港

leica mini3 + 伊尔福 pan400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旅行,关于摄影,关于挂着徕卡的行程。拍照本该是令人欣喜的,如今用来争论器材,争论构图技术,到处是言语碰撞的声音。我们和摄影之间,隔着无数他人的理念,如同薄雾,看不清远处的灯塔。我们不是船,漂流不是命运,我们是客,背负着各自的包袱,也要走进摄影的避风港。上万张照片里,哪怕是黑夜,也是我们心中的太阳。

徕卡三焦头LEICA Tri-Elmar-M 28-35-50mm F/4 ASPH 一代银色E55盒子是11894镜头刻字却是11890

徕卡外号、订单号、产品号

并不是每个徕卡头都有一个“X枚玉”,这样通俗的外号。实际上徕卡官方是有编号区分版本的,官方管这个号叫“Order No.”,直接翻译叫订单号,但是我觉得这种直接翻译又不太确切,更象是“销售号”。但我们实际使用中更愿意叫它产品号,用来区别一枚镜头的版本。

很多老烧可以轻松叫出不同徕卡头的产品号,特别是summilux 35 1.4 ASPH的版本,什么11663啊、11874啦等等。能把版本区分到如此境界,在外行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徕卡银色三焦头盒子是11894刻字却是11890

LEICA Tri-Elmar-M 28-35-50mm F/4 ASPH

但是遇到徕卡三焦头就有意思了,徕卡Tri-Elmar-M 28-35-50mm F/4 ASPH 一代银色E55既是11894又是11890?很容易让人蒙圈。银色镜头盒子上印刷11894,镜头刻字却是11890。

LEICA Tri-Elmar-M 28-35-50mm F/4 ASPH

说也神奇,并不是因为有人造假,尽管银色的比黑色的售价高,但造假的人不会蠢到把刻字刻错了。只能说明当年那个刻字师傅比较马虎,不小心在银色的镜头上刻了黑色的产品号。导致银色三焦头无法用产品号区分。徕卡也够马虎的。

LEICA Tri-Elmar-M 28-35-50mm F/4 ASPH
继续阅读徕卡三焦头LEICA Tri-Elmar-M 28-35-50mm F/4 ASPH 一代银色E55盒子是11894镜头刻字却是11890

抓住了瞬间,没抓住风

leica m4 + m21 3.4 sa

那天风特别大,飞沙走石,天特别蓝。上班的人用围巾赶紧围住口鼻。于是我赶紧抓拍了一张。相机抓住了这个瞬间,没抓不住风。对于胶卷不妨大胆点,因为它生来就需要见光,如果世界上真有永恒,那只能是你的作品。这世上最宝贵的不是胶卷,而是转瞬即逝。

只相信自己的节奏

leica m4 + m21 3.4 super angulon

过路口,并不只看自己的绿灯,也看对方的红灯。时差几秒,人都喜欢抢那几秒。旁边的骑手正在发短信,并不着急那几秒。嗯,我佩服这样的人。只相信自己的节奏。

不管你查了多少资料、看了多少评论,你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器材党尤甚。我的街拍也是这样的,无论别人给我多好的建议,都按自己的节奏走,因为这样我的心不会乱。心不乱,自然能长久。心乱了,摄影也就没意思了。

徕卡抓到一只雪纳瑞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计划好一脑子想拍的东西,一到路上就全不是那回事儿了,于是就开始扫街,见啥扫啥,这哪里是街拍,分明是抢劫。
抢劫也有失手的时候,这不,在桥下阴影时本能的增加了曝光,忽然自行车拦住了我,而“猎物”又突然出现,来不及调整光圈,凭手感把对焦拨杆移动到与底盖持平(此时约2米),拍下。可惜的曝光过了。抓到一只雪纳瑞。

摄影初心在哪里

leica m9 + summicron 50 f2

摄影最初的样子

白云、山川、身影、自己、美丽,这是我希望摄影最初的样子。起初在乎的是形,后来在乎的是意,最后是忘记自己。

又有人放弃摄影了

leica m9 + summicron 50 f2

什么激情到了最后,往往就是沉默,听说又有人要出光器材放弃摄影了,不回头。也许是看透了风景,无所谓拥有?就像春天的花儿,投入到大地的怀中。人的心一生游走,总有一份爱在不远处等着你。

激情

对于摄影,我不用激情,而是用平静,尽管有时我也透支激情。其实,很多人要放弃摄影之前,都是征兆的,而当事人往往并不自知。甚至有些摄影从一开始的初心,就注定走不远、走不久。

征兆

征兆一:学习别人的摄影构图、用光。没有初心,会迷失自己,走不远,正所谓相爱就已注定要分手。

征兆二:出掉135,只玩中画福、大画福。画质是好了,但此时你已不再是发光的少年。失去初心,激情很快会耗尽,走不久。

如果以上两项都有了,那么恭喜你,快脱离摄影这片苦海了,解脱了。其实,能让摄影伴随一生的人,凤毛麟角。

leica m9 + summicron 50 f2

解药

一台旁轴相机,它不受世人追逐,却未曾止步,记录人间朝暮。懂的都懂,不懂解释也没用。

从徕卡M-A“钛合金特别版”想到的

最近忽然大家都在讨论徕卡M-A“钛合金特别版”的事情,很热闹,主要关注在“16万”、“是否纯钛”、“升值潜力”、“买钛合金是不是傻”等问题。也有朋友想听听我的看法。

我们又不是研究材料的

作为拥有几台钛机身的刘坚老师一句:“我们又不是研究材料的,研究材质干啥”。给了我一个启发,可能我们过分专注于钛合金本身了,而徕卡的钛合金卖的明明是一种感受。感受,需要恰当的时间、合适的心态、身处的境遇,以及徕卡推出的时间,多种玄学元素结合到一起。

科学的局限

越来越觉得科学的局限性很大,甚至片面。最近总能看到营养学家以科学的名义说:“米饭、馒头都是碳水,都是糖”。可是明明它们是不同的哦,手感不同,气味不同,嚼在嘴里的味道不同,吃到肚里的感受不同哦。科学,竟然完全忽略了我们的感受,似乎只有糖是客观存在的。

玄学的存在

摄影器材测评也存在同样的问题,科学家比较多。任何相机都是上来分析像素,镜头上来分析曲线。嘻嘻,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是无法否认的,是科学的。但是,人的感受难道就不存在么?而实际上,相机的使用者天天接触的却不是那些科学,而是“视觉、触觉、感觉”,统称玄学。

写着写着跑题了

关于这次的徕卡M-A“钛合金特别版”我竟然没有感觉,没有好的感觉,没有坏的感觉,没一丝感觉,——也许,这本身也是一种感觉。但我对触摸过的每一台徕卡M都充满感觉,无论是手上的,还是出掉的……又是一种玄学。

从徕卡M-A“钛合金特别版”想到的

翻出相机背带,凌空一句“老了”

leica m9 + summicron 50 f2

整理背带的时候发现过去竟然收藏了那么多各式各样的背带,特别喜欢aa的背带。自己做过背带后,才知道aa用料好在哪里、用心在哪里,是其他牌子不可替代的。还翻出了最早自己做的一条背带,上面还印着iso50,而不是i50mm,这一晃很多年了。

是啊,再加上疫情三年,大家不约而同的凌空一句“老了”。是啊,时间对于人来说绝不是均匀刻度的尺子,忽然间,“青春”就被玻璃墙分割了,它已经被定格在哪里,可以从上看、下看、左右看。

我相信,疫情之后很多人都不一样了,至少我是不一样了。艾灸上瘾了,灸上一柱神阙穴,乎觉眉头舒展,心情平静,似乎闭着眼就可以翻看三年前的街头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