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还有摄影热情

康泰时g2 + g35

我觉得自己的记忆力确实不如以前了。如今得靠笔和本子帮助记忆了,甚至连思考也得靠写文字来引导。趁现在还有热情,至连思考也得靠写文字来引导。我得多看看画册,多拍拍照片,多看看书了。

抓住了瞬间,没抓住风

leica m4 + m21 3.4 sa

那天风特别大,飞沙走石,天特别蓝。上班的人用围巾赶紧围住口鼻。于是我赶紧抓拍了一张。相机抓住了这个瞬间,没抓不住风。对于胶卷不妨大胆点,因为它生来就需要见光,如果世界上真有永恒,那只能是你的作品。这世上最宝贵的不是胶卷,而是转瞬即逝。

只相信自己的节奏

leica m4 + m21 3.4 super angulon

过路口,并不只看自己的绿灯,也看对方的红灯。时差几秒,人都喜欢抢那几秒。旁边的骑手正在发短信,并不着急那几秒。嗯,我佩服这样的人。只相信自己的节奏。

不管你查了多少资料、看了多少评论,你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器材党尤甚。我的街拍也是这样的,无论别人给我多好的建议,都按自己的节奏走,因为这样我的心不会乱。心不乱,自然能长久。心乱了,摄影也就没意思了。

徕卡抓到一只雪纳瑞

leica m4 + elmarit m28 2.8 v1 九枚玉

计划好一脑子想拍的东西,一到路上就全不是那回事儿了,于是就开始扫街,见啥扫啥,这哪里是街拍,分明是抢劫。
抢劫也有失手的时候,这不,在桥下阴影时本能的增加了曝光,忽然自行车拦住了我,而“猎物”又突然出现,来不及调整光圈,凭手感把对焦拨杆移动到与底盖持平(此时约2米),拍下。可惜的曝光过了。抓到一只雪纳瑞。

摄影初心在哪里

leica m9 + summicron 50 f2

摄影最初的样子

白云、山川、身影、自己、美丽,这是我希望摄影最初的样子。起初在乎的是形,后来在乎的是意,最后是忘记自己。

又有人放弃摄影了

leica m9 + summicron 50 f2

什么激情到了最后,往往就是沉默,听说又有人要出光器材放弃摄影了,不回头。也许是看透了风景,无所谓拥有?就像春天的花儿,投入到大地的怀中。人的心一生游走,总有一份爱在不远处等着你。

激情

对于摄影,我不用激情,而是用平静,尽管有时我也透支激情。其实,很多人要放弃摄影之前,都是征兆的,而当事人往往并不自知。甚至有些摄影从一开始的初心,就注定走不远、走不久。

征兆

征兆一:学习别人的摄影构图、用光。没有初心,会迷失自己,走不远,正所谓相爱就已注定要分手。

征兆二:出掉135,只玩中画福、大画福。画质是好了,但此时你已不再是发光的少年。失去初心,激情很快会耗尽,走不久。

如果以上两项都有了,那么恭喜你,快脱离摄影这片苦海了,解脱了。其实,能让摄影伴随一生的人,凤毛麟角。

leica m9 + summicron 50 f2

解药

一台旁轴相机,它不受世人追逐,却未曾止步,记录人间朝暮。懂的都懂,不懂解释也没用。

做个无脑爱国摄影师

摄影圈莫言

作为一个街头摄影师,竟然从来不喜欢作家莫言。最近司马南与莫言“粉丝”电话录音公开,我也竟然全程听了下来。其实,类似的争论,摄影圈早就有了,“揭露文学家”基本等同于“批判摄影家”。

评论员被撤

想到10年前在一个比较有名气的摄影博客网站,由于激情澎湃,突然当上了“评论员”。可是,实在看不下去那些只拍自己“脏乱差”的摄影师,发表一些批评“批判摄影家”的文章后,评论员资格就被吊销了。还被带上一顶“无脑爱国”的帽子……。原来“批判摄影师”是不能批判的。

你配爱国么?

司马南与莫言粉丝对话中,一句“无脑爱国”不由得又让我心一惊。“你有脑子么?你配爱国么?”。这话又一次把我吓到了,难道爱国是精英才配么?如果真是这样,那太可怕了,因为历史上每次挽救中华的战争,冲在最前面的都是她口里的“无脑爱国”者,而“精英”早都海外避乱去了哦。

我不认为自己是个精英,完全就是糊涂蛋,要是放到大清朝咱可能也会参加义和团哦,放下人力车跟洋人干一场。今天,我就是个无脑爱国摄影师。

leica m9 + summicron 50 f2

从徕卡M-A“钛合金特别版”想到的

最近忽然大家都在讨论徕卡M-A“钛合金特别版”的事情,很热闹,主要关注在“16万”、“是否纯钛”、“升值潜力”、“买钛合金是不是傻”等问题。也有朋友想听听我的看法。

我们又不是研究材料的

作为拥有几台钛机身的刘坚老师一句:“我们又不是研究材料的,研究材质干啥”。给了我一个启发,可能我们过分专注于钛合金本身了,而徕卡的钛合金卖的明明是一种感受。感受,需要恰当的时间、合适的心态、身处的境遇,以及徕卡推出的时间,多种玄学元素结合到一起。

科学的局限

越来越觉得科学的局限性很大,甚至片面。最近总能看到营养学家以科学的名义说:“米饭、馒头都是碳水,都是糖”。可是明明它们是不同的哦,手感不同,气味不同,嚼在嘴里的味道不同,吃到肚里的感受不同哦。科学,竟然完全忽略了我们的感受,似乎只有糖是客观存在的。

玄学的存在

摄影器材测评也存在同样的问题,科学家比较多。任何相机都是上来分析像素,镜头上来分析曲线。嘻嘻,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是无法否认的,是科学的。但是,人的感受难道就不存在么?而实际上,相机的使用者天天接触的却不是那些科学,而是“视觉、触觉、感觉”,统称玄学。

写着写着跑题了

关于这次的徕卡M-A“钛合金特别版”我竟然没有感觉,没有好的感觉,没有坏的感觉,没一丝感觉,——也许,这本身也是一种感觉。但我对触摸过的每一台徕卡M都充满感觉,无论是手上的,还是出掉的……又是一种玄学。

从徕卡M-A“钛合金特别版”想到的

为什么喜欢徕卡M镜头多过蔡司ZM

leica m9 + summicron 50 f2

惊艳色彩

蔡司镜头其实还是很好的,无论是佳能口、尼康口、蔡司口、华为口、小米口、徕卡口,都是超越原厂的存在。甚至在很多表现色彩的场景,比徕卡还要惊艳的。

留有余地

但是,我为什么喜欢徕卡M镜头多过蔡司ZM呢?在跟红薯聊天时不约而同的提到,“徕卡最便宜的头也很出彩,蔡司的问题在于没有后期余地”。是的,就是这个原因了。“留有余地”,这是符合中国传统思想的哦。

拿捏分寸

徕卡镜头的色彩不会油腻,而是清新油润。不会给你油腻的感觉,蔡司刚好踩到油腻的边缘,稍微后期就会油腻,没有给你留太多后期余地。在转黑白方面,蔡司更是不如徕卡了。而其他镜头呢,要么余地留得过大,要么显得油腻……

镜头参照系

我们这些顽固的街头摄影师啊,常年就拍那几个场景,就是街上的人嘛。我们对镜头的评价不需要到显示器上ab对比“不同镜头,同一个场景”,我们对比的是现实印象和显示器上的展示。与现实相比,哪个镜头油腻,哪个镜头恰到好处,哪个耐看,哪个容易逆烦,都是一目了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