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与徕卡之黄京 Huang Jing

黄京

i50mm一直认为摄影与年龄无关,有些人退休了才玩摄影,一玩就成了大师,有些人一毕业就成了大师啦。哇哈哈,这个人就是黄京啦。当然了,人家自己还是很谦虚的。

黄京,1987年出生于中国广州,现居深圳。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摄影与数字艺术专业。他获得了莱卡奥斯卡·巴纳克新人奖。作品曾在中国、法国、德国和世界各地展出,如梵高博物馆(法国)、莱卡艺术博物馆(德国)。黄京的作品充满诗意,去除表象,能传到一种意境,确实有水墨画的风采。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黄京 Huang Jing

大师与徕卡之Takanori Tomimatsu 高松富典

Takanori Tomimatsu

i50mm特别喜欢野生摄影师,因为i50mm自己就是野生摄影师,这样能有更多的自由和不羁。日本摄影师高松富典(Tokanori Tomimatsu)热衷于东京及附近城市的街头摄影。1955年出生于日本,高中时就迷上了摄影。 开始给家人、同学、风景和建筑拍照。58岁时Tomimatsu轻松地转向街头摄影。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Takanori Tomimatsu 高松富典

大师与徕卡之操上和美Kazumi Kurigami

操上和美

1936年生于北海道。这老爷子原来是专业摄影出身哦。1961年毕业于东京摄影学院。第二年加入中央摄影棚,在那里他在Naoya Sugiki手下工作,1965年开始了他的自由摄影师生涯。1969年,操上和美创作了他的第一部商业电影。此后,他的工作不仅包括拍摄广告,还包括电影指导。

这哥们在人像摄影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80多岁了依然奋斗在一线。到现在很多日本杂质的封面都还有操上和美拍的。

胶片之恋 ゼラチンシルバー

胶片之恋 ゼラチンシルバー

i50mm一般不太敢推荐人去看这个电影,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会觉得无聊,看不懂,特别是后面,很多人都崩溃啦,“变态、有病”。连那些豆瓣大神都搞不定,竟然评分只有6.6。

你一定要先知道,《胶片之恋》导演是日本著名肖像大师的电影。

实际上操上和美把他的摄影理念渗透到了这部电影里,只有对摄影有深入思考的人才能看出深奥的哲理。哇哈哈哈,i50mm看懂啦,估计国内能看懂的不超过十个人。你能看到i50mm这篇文章,算是赚到啦。又是头一份。

男主摄影观有3次升级

胶片之恋 ゼラチンシルバー

第一次:

男主曾经给杂志社拍摄照片,但不喜欢拍那种照片,放弃了工作,坚持拍摄“自己认为美的东西”。可惜,这样赚不到钱,所以才会接偷录女主的活儿,才会有后面的故事。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操上和美Kazumi Kurigami

大师与徕卡之Alexander Rodchenko 亚历山大·罗琴科

Alexander Rodchenko

Alexander Rodchenko 是最早使用徕卡小型相机的先驱,并在摄影史上留下林浓重的一笔。虽然他的照片并不多,但对后面摄影的甚至艺术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全能艺术家

亚历山大·罗琴科是俄罗斯艺术家、雕塑家、摄影师和平面设计师。他是现代结构主义和俄罗斯设计的奠基人之一。罗琴科是俄罗斯革命后出现的最具多才多艺的建构主义和生产力艺术家之一。他曾是一名画家和平面设计师,后来买了一台徕卡,从此步入摄影圈。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Alexander Rodchenko 亚历山大·罗琴科

大师与徕卡之ILse Bing

ILse Bing

20世纪30年代ILse Bing伊尔丝·宾与同时代的布列松、曼·雷和布拉塞一起,将巴黎打造成了现代摄影中心。因她率先使用了创新的小型135徕卡相机,一种新媒体摄影风格诞生,被称为“徕卡女王”。为了逃避战争,她于1941年移民到纽约,虽然1959年从摄影界退休,但她的职业生涯在70年代末被重新发现,并在一系列重大回顾中受到庆祝。她死于1998年,就在她99岁生日的前几天。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ILse Bing

大师与徕卡之David Burnett 大卫·伯内特

David Burnett 大卫·伯内特

现代这个时代为什么会有个摄影记者会拍摄4×5胶片?

特朗普弹劾听证会上用4×5胶片相机的摄影师是谁?

David Burnett

摄影记者大卫·伯内特(David Burnett)和他的木头相机在上周特朗普弹劾听证会拍照,一不小心成了焦点。竟然抢了特朗普的风头,我擦,哥们这视频,被国外电视台播放了,也在i50mm的朋友圈炸了锅,他那娴熟的上下片让人看得热血沸腾,特别是用嘴叼着底片那叫一个酷。

开除他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David Burnett 大卫·伯内特

为什么说器材党才是最真诚的人?

很多人说自己热爱摄影,痴迷于拍出一个人不具备的气质,痴迷于拍出并不存在的风景,甚至还有人为了得奖把鸟翅膀用钉子定在树上、把青蛙粘在树枝上,我的天?

哎,看看我们器材党,才是真正的热爱摄影呀。一个真正的器材党,并不是因为喜欢器材才去摄影,而是因为喜欢摄影才越来越喜爱器材哦。在乌烟瘴气的摄影圈,唯有咱们器材圈才保留着最原始的真诚啊。

我们不求名利,我们用自己的钱买买买,买自己的喜爱,真香。

电影《枪声俱乐部》就很好的说明了这点哦。

再烂的器材也能拍出好片子,卖掉片子,然后用赚的钱买更好的器材:

电影《枪声俱乐部》截图
电影《枪声俱乐部》截图
电影《枪声俱乐部》截图
电影《枪声俱乐部》截图
电影《枪声俱乐部》截图
电影《枪声俱乐部》截图
电影《枪声俱乐部》截图
电影《枪声俱乐部》截图
KEN的徕卡背的再低一些就能挡住子弹了,哎

i50mm说:

真正的器材党都有种为了理想不顾一切的劲头,他们不惜金钱、不惜时间、甚至不惜生命。

做一个有理想的器材党!

大师与徕卡之王福春

国产大师

王福春老师的代表作《火车上的中国人》非常棒,它的意义非常重大,是一个时代的记录,所以被称为纪实摄影的经典。实际上《火车上的中国人》,在那个时代叫“纪实”,实际上是地地道道的街头摄影。

王福春:我也不反对大家拍风光,但是,纪实它不可重复,也不可复制,今天拍下明天就成历史,非常非常好,对年轻人你还有点责任,拍点东西,拍点纪实的东西。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王福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