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与徕卡之Werner Bischof沃纳·比肖夫 第六位马格南成员

Werner Bischof沃纳·比肖夫

战后摄影师

Werner Bischof出生于瑞士苏黎世。小时候一家人搬到德国,瑞士母语也是德语哦,文化基本跟德国一样的啦。随后他在那里上学。后来他开始担任各种杂志的独立摄影师,从1945年到1949年,他遍及几乎所有欧洲国家,从法国到罗马尼亚,从挪威到希腊。战后欧洲遭受破坏的作品使他成为当时最重要的摄影记者之一。虽然战前他就拍照片啦,但是成名还是靠的战后,其实很多摄影师都是战后摄影师哦。

第六位马格南成员

他于1948年加入Magnum Photos,并在1949年成为正式成员。排在他前面的是Robert Capa罗伯特·卡帕,Henri Cartier-Bresson亨利·卡蒂埃-布列松,George Rodger乔治·罗杰,David Seymour大卫·西蒙和Ernst Haas恩斯特·哈斯。

治愈系

Bischof拍摄战后的疮痍让他疲惫不堪,精神抑郁。后来他开始环游世界,拍摄人文和风景,给自己治愈。

Werner Bischof沃纳·比肖夫

摄影器材

Werner Bischof沃纳·比肖夫是用徕卡leica 螺口相机和rolleiflex禄莱双反相机。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Werner Bischof沃纳·比肖夫 第六位马格南成员

大师与徕卡之安德烈·柯特兹André Kertész

匈牙利盛产摄影大师

匈牙利盛产摄影师,特别是战地摄影师。因为摄影被用在战场就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的,而奥匈帝国正是主角哦。所以匈牙利很多业余摄影师上了一线战场。安德烈·柯特兹也是从那时正式出道,同时期的罗布特·卡帕也接受过André Kertész指导哦。

在摄影史相关的书籍和纪录片中,安德烈·柯特兹都被定义为划时代的摄影师,他的历史地位是高过布列松的。尽管布列松出名更早,布列松出名也

是一个历史的乌龙事件,当年他被纳粹关进集中营,外界以为他死了,给他办了个展览并给了很高的评价,没想到老布越狱回来了。

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捡了大便宜,由于美洲海岛没被战火烧到,一下网络了大批人才,这些摄影师都被美国收下了。那个时期的欧洲摄影师几乎都被美国抢走了,而那些摄影师后来都成了大师。

街头摄影大师的导师

安德烈·柯特兹André Kertész

徕卡小型135相机的诞生催生了街头摄影,安德烈·柯特兹是最早使用徕卡抓拍的摄影师,他用商业摄影赚的钱养自己的街头摄影。那个时期这种拍摄生活中平常化的风格还是新事物,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可敬的。所以安德烈·柯特兹的地位确实无可争议。看看André Kertész的照片,你会发现跟布列松有很多相似性哦,哇哈哈。只是André Kertész比布列松更优雅,委婉。

不要因为不出名就放弃摄影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安德烈·柯特兹André Kertész

失焦 卡帕传

失焦 卡帕传

这世上总有些东西是伴随着战争而生的,罗伯特卡帕就是。看一个人的传记,最好还是看他自己写的,这样往往不会停留在事件的结果,而是从他内心向外看。

看了这本书你不会看到卡帕夸赞自己的个人成就,而是看到一个奔波忙碌的人。他只是在那个战争年代,奔波糊口,然后找到了自身价值,又坚持自己的匈牙利“斗牛士”。

“我们达成了共识。我们喝掉了半瓶苏格兰威士忌,我把另一半倒进了我的酒壶”——卡帕

匈牙利盛产战地摄影师哦,好多都是那里产的。哈。

与其说卡帕是个摄影师,不如说他是个摄影记者,因为吧,他真的不在乎构图和曝光,他只在乎“离得足够近”。同时,他的文采很幽默哦。

诺曼底登陆卡帕用的是两台康泰时

第九章描述的诺班底登陆非常精彩,精彩的不是战斗场景,而是他的心理活动。

我那艘船,美国军舰蔡斯号上,人员分为三大类:策划者、赌徒、遗书作者。……这时候天已经够亮,我从防水油布中拿出了第一架康泰时照相机……我平平的卧倒,嘴唇触碰到了法国的大地。我没有吻它的欲望。……如此这般得了一番宗教安慰之后,我拿出第二台康泰时照相机,头也不抬的开始拍起来。……我下到轮机舱,烘干双手,给两架相机都填上了新胶片。 ……我没再拍照,我忙着抬担架。醒来时,照相机在桌上,我记起来自己是谁。……暗房助手很激动……总共106张照片只救回来6张。

似乎这六张也模糊了,卡帕说是暗房事故,暗房说卡帕的手抖的太厉害了……。而这一抖,也正好有了书名《失焦》。

失焦 卡帕传
继续阅读失焦 卡帕传

大师与徕卡之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马格南华人摄影师

第一次知道Chien-Chi Chang是在马格南的一本画册里。当时那本合集有会员合照和名单,在里面找到了一个华人,很好奇,当年在百度搜不到Chien-Chi Chang,所以也不确定他是哪里人,甚至还以为是日本人,哈哈。后来才知道,Chien-Chi Chang就是张乾琦,中国台北出生,移居美国多年,现居奥地利。

摄影是一面精神镜子

张乾琦Chien-Chi Chang于1995年加入Magnum Photos,并于2001年当选为正式会员。作为马格南成员,张乾琦真是忘我的在世界各地进行摄影。他的项目广泛而深刻。表面看似是社会现象,确更深刻的反映人类精神层面的东西。从他的作品里往往能看出超越当事人的情感刺激,甚至那种情绪就是源自自身心灵深处,摄影确实是一面精神镜子。

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这也是马格南摄影师与普通摄影师的区别哦。很多摄影新手是无法领略到精神层面的东西的,当然,很多老法师一辈子可能也没听说过马格南。不过随着摄影文化的普及,已经开始越来越多的摄影人看得懂马格南了。

海外华人

在张乾琦摄影生涯中最浓重的一笔就是对海外华人的关注。其实i50mm并没有海外生活经验,不过从张乾琦的照片中确实能感觉到华人在海外的那种孤立感。然而这种孤立感并不是通过经济条件和生活环境给我的,而是整体印象,华人似乎永远抹不去自身的符号,也无法融入到当地社会。也不知是因为华人的衣食住行是深入骨髓的,还是当地人根本就不容纳,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张乾琦 Chien-Chi Chang的摄影器材

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leica m6、summicron 35/2 v4七枚玉、手柄、12504遮光罩、elmar 50/2.8、玛米亚67、美能达测光表、索尼爱立信音乐手机、巧克力、护照、多国现钞、存储卡。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为什么“大师与徕卡系列”里面很少有国人

二郎也不神

其实很多人买了相机就以为咱也是二郎神开了第三只眼,可以看世界本质了。其实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可怕,在开始摄影之前就应该着手建立自己的摄影观了。世界环境是什么样的,我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我要做什么。事实上很多摄影师都缺少这个根本的思考。缺少这个思考,拍的再好,i50mm也不会认为他是大师。相反,有自己独到摄影观的摄影师,哪怕他拍的再普通,也是不凡的。

认为国外获奖是中国人有了话语权

你错了,把老外想的太圣母了。作为中国人,应该知道咱们是世界上唯一的社会主义拥核大国,没有哪个国家敢跟你动武,而你是要复兴的,凭借国人的学习能力和人口数量,不成为世界第一都难。其他国家要阻止你,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舆论让你自己垮掉。这是基本的世界观,我希望看i50mm的都多思考一步。毕竟用徕卡的都不是普通摄影师,都是有思考深度的。

中国目前是经济建设时期,对文化舆论一直抓的松,竟是一些废物点心在蹦灯,这就给了很多“无脑”摄影师机会,很多国外奖项特意颁给“恶心国人”的摄影师。同样的道理,什么国外xx电影奖项、最可笑的诺贝尔和平奖项、还有个叫“闭嘴”的国内三流作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呵呵哒。其实这个时期很多能人被埋没了。

i50mm一向对国外获奖的国人作品倍加小心,因为他们专找恶心中国人的捧。你越是丑化环境、丑化中国人的精神,那些奖项就颁给你,这些摄影师还以为自己是道德战士,自己是特立独行的孙悟空。可惜啊,依然没有蹦出别人手掌心,你在那里撒尿,人家高高的正看你发笑。

奉劝国内摄影师不要看到国外奖项就奔上去。那些拍雾霾的、拍共享单车乱放的、拍环境伤疤的,要是真有良心就把单车扶起来,去上访,别拿到国外丢人。

认为自己是独立思考

那些反华的老外一方面捧你的恶心派摄影师,另一方面打压你的正能量摄影师。这种思维通过国内的摄影奖项开始发挥作用,你看看那些国内艺术摄影,一个比一个颓废,一个比一个暗黑。而积极向上的摄影,他们说你太虚伪,过时了。而被影响的摄影师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朝着恶心人的方向发展,还向那方面努力。不这样就没发获奖,就没法出名。

最可怕的不是敌人,甚至还要向敌人学习。最可恨的是那些从背后捅你的自己人。

不要用玛格南唬人

中国有玛格南摄影师,我觉得他并没起到一个中国摄影师该有的作用,他只会让人就觉得中国人缺乏精神。我不会介绍他的,我甚至不认为他是个精神中国人。抱歉。

i50mm就是个普通老百姓,谁让咱有这个传统,匹夫百姓也敢谈天下。我希望看到更多能把中国人精神拍出来的摄影师,我认为他们才是大师。为什么大师与徕卡系列里面很少有中国人,因为国产大师正在生产中,我相信快出场了。

国人要是发起力来,应该地球也得抖三抖吧,看看太祖怎么在巴黎现身的。

大师与徕卡之 ハービー・山口 Herbie Yamaguchi

大师与徕卡之 ハービー・山口 Herbie Yamaguchi

1950年生于东京。1973年大学毕业后进入摄影系,在伦敦生活了10年。从普通高中毕业并从东京经济大学经济系毕业后,他将被移交给早稻田大学。

与乔治男孩在伦敦首演前住在一起,与伦敦音乐家交流。在此期间拍摄的伦敦现场照片受到高度赞赏。

回到日本后,他一直把相机对准一市的居民,与福山雅治等日本本土艺术家合作。

他的许多作品都保留了黑白的快照肖像。有很多粉丝喜欢这种温文尔雅的风格,“我想拍人类的希望”和“我想拍人们喜欢的照片”的旋律始终如一。

大师与徕卡之 ハービー・山口 Herbie Yamaguchi

获奖情况:2011年日本摄影协会作家奖。

现任大阪艺术大学客座教授、九州产业大学客座教授。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 ハービー・山口 Herbie Yamaguchi

大师与徕卡之 西村君古 Junku Nishimura

西村君古 Junku Nishimura

1967年生于日本山口县的矿山市。 曾经在dj俱乐部和水泥建筑材料制造商打工,也是被徕卡带入了摄影圈,成了一名摄影师。主要在日本农村使用Leica M5和leica summarit 50 1.5 黑白胶片拍摄。自2014年起搬迁至矿山,从事农业/林业和摄影工作。

西村君古 Junku Nishimura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 西村君古 Junku Nishimura

大师与徕卡之 Pierre ALIVON 苏善书

Pierre ALIVON 苏善书

Pierre ALIVON 苏善书:爱吧,其他都微不足道。

漫步街头

在群里遇到苏善书有年头了,也看了他很多作品,起初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他是法国人。因为他拍的都很本土,都是非常生化话的街头。他很少花时间去参观旅游景点,而是融入到普通百姓中,他甚至还买了一辆小电动摩托。这么多年在北京街头兴许碰过面,只是当时不认识哈哈,互相说句“Nice camera !”。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 Pierre ALIVON 苏善书

大师与徕卡之Kyoichi Sawada沢田教一

日本摄影师Kyoichi Sawada沢田教一,作为战地记者,这哥们拍摄了越战中美军惨无人道的一面,获得普利策奖,并两度获得年度世界新闻奖World Press Photos of the Year。获奖作品包括:一张是在水里躲避美军轰炸的母亲和孩子照片,一张是美军坦克拖拽越军的照片。这哥们对美国民众反对越战起到了很大推动作用啊。

Kyoichi Sawada沢田教一把镜头往往对准美军暴行下的无辜者。虽然他没有对那些无辜者伸出援助之手,但是他却客观的揭露了美国伪善的一面。要知道美国在越南是使用了生化武器的,美国人为了自己利益什么都做得出来的。美国把销毁生化武器推迟到2023年,细思极恐。

继续阅读大师与徕卡之Kyoichi Sawada沢田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