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与徕卡 之 保罗·弗斯科 Paul Fusco

Paul Fusco

Paul Fusco他拍了实在太多的照片了,光在马格南都40多年头了吧,快90岁了还拍照,我勒个神啊。Paul Fusco给Look、LIFE、Time、 Newsweek、The Sunday Times、 Paris Match等等等太多杂志供稿了。他的作品在美国现代艺术馆等等知名画廊展览。

老爷子不爱讲话,声称没学过摄影。他拍照不在乎模糊、不在乎镜头划痕、全然的拍拍拍,更不用什么UV什么遮光罩,逆光怎么了,要的就是那效果。

我第一次知道Paul Fusco是在一本画册里见到的,《Magnum Magnum》。
 
里面有一张照片让人印象深刻。他坐在护送罗伯特肯尼迪RFK灵柩的火车上,火车下从纽约驶向华盛顿阿灵顿国家公墓。Paul Fusco随车给Look杂志拍下了传世之作,当火车抵达东海岸时,成千上万的人在铁路沿线向RFK致以最后的敬意,他们来自各个阶级,拥有各种肤色。他用的是Kodachrome胶片,八小时车程拍了2000张。

 

 
要说这哥们也算咱们的曾经的敌人,抗美援朝时,他就在美国鬼子第七步兵师,应该是被打得最惨的师。在朝鲜战争中,第7步兵师共战斗850天,3905人阵亡,10858人受伤。Paul Fusco作为随军记者算是命大啊,除了听大炮轰鸣,他拍摄的都是士兵日常生活照片,然后帮他们把照片邮寄回老家,整个战争他没见到过咱们英勇的志愿军,他拍到的最英勇的美国兵是在扫雷。
 
他说自己并不喜欢背着塞满胶卷的军包,拍那些军事题材,他想捕捉的是的人感受。等Paul Fusco回到美国就去上学拿了个证,后来被布列松那帮子人所吸引,决然的要跟他们混了。i50mm.com名言:如果我是胶卷,曝光就是我的命运。
 

Paul Fusco在1973年加入马格南,74年成为正式成员,现在看来也是老法师了。他的黄金时期都是胶卷烧出来的,现在也用上M9了,没办法,镜头依然是铜锁扣的圣光,哇塞,放数码上用。在徕卡百年拍卖会上,Paul Fusco一套天价徕卡技压群雄,从这群相机能看出他拍了多少照片了。同学们,看看咱们手里的徕卡,这辈子能用到这程度么?

 
后来的Paul专注拍摄不公、社会问题等。那个时代他经常带个黑色M6跟MP加leicavit快速过片器,还有变态的300卷柯达trix,50mm黑漆rigid跟35mm summilux 1.4 黑漆铜锁扣圣光。
 
数码时代,老爷子八十多了,巨额拍卖了胶片器材,玩起便宜的M9了。那么多胶片机器一下成了提款机,真划算。
 
“I began to realize that I wanted my photographs to show what the people were feeling at the moments I shot. And I believe this is still what I try to capture most of the time. It’s what I’m most interested in understanding and revealing to others.”
 
 
 
 
 相关阅读:
他个人画册很多都是按艺术品做的,量不大,无缘。大量发行的咱们目前也买不到,遗憾吧。上面那两本大合集,有Paul Fusco的单独说明,可惜那两本也基本售罄了。
 
Paul Fusco
Paul Fusco
Paul Fusco
Paul Fusco
Paul Fusco
Paul Fusco
Paul Fusco
Paul Fusco
Paul Fusco
Paul Fusco
contact: zhaozhenguo@i50mm.com © 2015-2020 Zhao Zhenguo. All Rights Reserved.本网所有内容文字、图片版权均i50mm.com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发布者